「拍照。」哈囉最帥的Rolf葛格您又來啦,每次都這樣神出鬼沒無聲無息地飄到小的身邊,要不是小的早已經習慣了真的會被你嚇掉一搓毛,不過看看您手上抓著什麼東西,噢噢噢是酒耶,酒酒酒酒酒,有酒好說話啦。

 

對我們這種酒鬼而言,在1930吃飯怎麼能沒有酒呢,沒酒活不下去的啊;如果你又是個部落客的話,怎麼能不拍照呢,沒拍照回去部落格上是要貼什麼勒,你要拖稿,好歹也得先生出個懶人包交代一下你那天吃吃喝喝了啥再來慢慢拖吧。

 

酒瓶和桌面間夾著45度角,依然是拍照最佳角度;不過總覺得怎麼拍都不對,不是取景不對就是手晃到,大概是我沒有很「專心」地在拍吧……因為我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酒標上,然後還要確定這不是自己的幻覺。

 

你兩年前拿支酒給我看酒標,我看得懂的大概只有年份;不過現在亂喝了一年多(我離十八歲還沒有很遠,嘿嘿嘿),好歹Bordeaux, Bourgogne這種東西我看得懂啊;瞇起眼睛盯著酒標:Bourgogne

 

咦,奇怪,是我眼花了嗎?

 

Bourgogne Pinot Noir

 

喔,買,尬。

 

看到Bourgogne Pinot Noir的瞬間我真的要爆炸了,我可以先大哭再拍照嗎?Rolf葛格你真的人最好了人家最喜歡你了!!!!!!!!!!!!!!!!!!!

 

所以我才說這裡是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地方,amazing always happens,還帶給你無限的歡樂與驚奇(好啦也許歡樂一大半是我們鬥嘴鬥出來的XDD)。

 

讓老大一直站著也不是辦法,先倒酒吧,讓我冷靜一下;Bourgogne就這麼跳上來,實在是太神奇了,我都懷疑是不是老大經過酒窖看到它自己打開門跑出來探頭探腦,索性把它抓過來開了(還不錯,跑出來的還是地區酒而已,不是Grand Cru, Premier Cru之類的,要是這些酒全跑出來開運動會那可就嗨了……天啊我想看RC, DRC撐竿跳!!!XDDD),不然要是其他客人踩到,很危險地。

 

倒酒最好就是可以讓我冷靜,看著紅寶石色酒液傾洩,加上酒液注入杯中的咕嚕咕嚕聲,簡直是讓酒鬼的腎上腺素超英趕美直線上升,對酒鬼而言,這可比戴上一條十萬十一萬的鑲鑽項鍊更嗨;珠寶首飾不能帶回家(因為買不起,也不想買-十萬十一萬我可以吃巴黎廳吃多久?),但是酒可以喝下肚,酒的價錢對我來說也不是重點-我的意思是,酒不是愈貴就愈好喝-好喝最重要了(喝到便宜又好喝的真的會超開心的啦哇哈),而且別忘了,我是在巴黎廳吃飯的時候可是隻感性多過理性的動物(吃飯前是理性多過感性-因為要很理性地算預算!)。

 

記不記得剛剛我說酒的照片沒拍好?Rolf倒完酒後,當然又讓我重拍了一次;位置從左邊移到右邊,總覺得右邊拍起來好看多了;不過我們兩個當然又「不免俗」地開始鬥嘴,然後就「不小心」拍出這種照片XD

 

我懷疑我可以吃那麼多(吃完一客套餐還可以吃光一顆Souffle就嚇死我自己了)都是因為鬥嘴的關係,其實鬥嘴很耗腦力的相信我,特別你還要找對方的梗戳,還要用腦袋把這些梗記下來的時候,消耗的腦力還真的不少;有梗,部落格才有東西可以寫,寫出來的東西才會跟人家不一樣(好啦,我知道我的篇幅也很「不一樣」-上面都已經一千一百多字了,連酒都還沒喝到!!!)。

 

不過還是要說,老大,我喜歡的東西,你真的都變出來了耶,謝謝你。

 

 

*****

Pierre Andre Bourgogne Pinot Noir 2008

(圖片再放一張好了,反正都上傳了XD)

 

不太想構思怎麼寫tasting note去描述、記憶這支酒;如同前段所述,我比較重視的,真的是喝酒的情境和感覺,你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和誰喝了這支酒,這支酒對你在情感上的意義又是什麼……

 

一月底,差不多是大學學測舉行的時間(老天,怎麼感覺不久之前我還在考大學學測,然後現在我已經悠哉悠哉地在巴黎廳吃吃喝喝?),腦海中突然飄過個奇怪的想法:如果哪天學測或指考作文出個寫tasting note的東西,應該會死一大票人吧,光看顏色就很難掰了(假設我們有這個經費在試題冊上印彩色照片),更何況是香氣和味道;別忘了考學測指考的大部分都是一群未成年的青春小肉體啊,未成年禁止飲酒,他們怎麼可能有喝酒(好吧,品酒)的經驗勒。

 

什麼?你問我會不會寫tasting note?當然是不會,我每次在1930喝酒都自我感覺良好到一個不行,腦袋裡出現的小當家畫面可能還比對酒香酒色和口感的描述還多一百倍,tasting note幾乎都亂掰;但你要知道tasting note這種東西其實不可以亂掰的啊(你有看過「一條龍瞬間從酒瓶裡飛出來發射炫目金光把所有人都擊倒在地」這種小當家式的tasting note嗎?),那得憑著超敏銳的視覺嗅覺味覺和記憶力,從腦中「召喚」出一堆可以形容酒色酒香還有口感的名詞/形容詞,然後把那些名詞/形容詞排序然後串起來,所以我看到那些可以寫出超漂亮tasting note的酒評啊侍酒師啊或是資深愛酒者一整個就是想立正敬禮。

 

話說回來,我都已經在PTT收過問我怎麼在1930點酒的站內信了(來信者還表明「預算無上限」,不知道真的還假的……),證明還是有人-還可能包含巴黎廳的目標客層-在看我的胡言亂語的,所以我可不能扮演誤導廣大消費者以及葡萄酒愛好者的角色,看我的tasting note,我還不如給你看我去人家官網抓來的,可以自己想像一下,順便練練英文啦:

First witness of the very beautiful fruits maturity of this vintage, the wine presents a  black-cherry colour, intense and dark. The nose is an explosion of ripe red berries, without excess, and vanilla and licorice. It opens then on peppered notes and softer spices such as the cinnamon.

We can feel this concentration from the attack in mouth where nothing is missing: flesh, body, with velvet and silky tannins. The texture of tannins a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cidity which just raises the end of mouth and gives its air side to the wine. Solar, greedy, well balanced but fruity, this wine can already be drunk right now.

 

 

酒色是明亮的紅寶石色,邊緣還有一點覆盆子的感覺(我愛覆盆子,新鮮覆盆子超好吃的!);香氣如同上段抄來的tasting note所述,一湊近酒杯,聞到的便是滿滿的紅莓味,甜甜的很青春,很符合我們這種青春小肉體的年紀;也許什麼香草、甘草、胡椒、香料的也有聞到,只是平常我們沒事不會接觸到這種東西,所以也不知道那味道就是什麼香草甘草胡椒(除非你是專業的,天天抓著酒鼻子玩;或者你家開香料店的,很多這種東西)。 

 

品種的關係,黑皮諾的單寧本來就不厚,酒體是靠酸味撐起來的;不過倒是很喜歡黑皮諾的酸,光是酒體細緻優雅,沒有東西撐起來軟趴趴的也不行啊,用厚重單寧撐優雅酒體有點奇怪,用酸味好多了,整個酒體彷彿絲緞般滑順;入喉後,細微的餘韻讓人回味無窮,有時候,細水長流其實還蠻美的。

 

個人覺得,Bourgogne的酒實在是太適合少女了,就算有些產區、年份的酒體比較雄壯威武一點,但是比起來,還是溫柔婉約啊;只是Bourgogne的價格一點都不符合我們青春小肉體的經濟能力啊,每次都只能看人家辦餐酒會,擺出一整排的Grand Cru, Premier Cru…好吧那就當作對自己的勉勵吧;)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你。

 

你說,葡萄酒這種東西,真的栽進去了,才會懂為什麼這麼多人著迷於葡萄酒。

 

一兩年下來,我不敢說我懂,但我想至少我可以摸到一點邊。

 

第一次跟我提起巴黎廳的人,也是你。

 

你知道,我一個人去過巴黎廳吃飯;但我不確定你知不知道後來我有一直再回來,仍然,一個人。

 

跟自己乾杯的時候,可以忘卻生活的重量(我的體重?我早就忘光光了,哈哈哈哈)。

 

一個人喝酒,一個人微笑;

一個人吃飯,也可以很開心;

喜歡,一個人的自在與美好。

 

一個人的酒杯,可以裝進很多很多的快樂,也可以裝進很多很多的回憶。

 

 

 

[本系列待續]

 

******

好啦我知道 原本我要寫到上菜的= =b 結果……

可是這邊已經2600多字了耶= =a

我看我們菜還是下一篇再上好了

誰叫我是拖稿女王呢 哈哈哈

 

然後有個東西跟大家分享一下:

某次去逛書店,無意看到建中國文老師凌性傑的新作《有故事的人》(但他最近又出了一本更新的《更好的生活》),裡面有一篇〈一個人的酒杯〉,那篇我看了蠻心有戚戚焉的,很多一個人喝酒的心境都跟我很像(你知道,有時候「很有感覺」跟要把感覺化為文字是兩回事),所以文章裡有一些東西是從那邊出來的。

 

同一篇文章裡面提到:「酒能亂性,也易傷身,唯有善飲者可以掌握分寸,獲得趣味,且保養了身體」;所以再次提醒啊,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礙身體及荷包健康,謝謝。

 

還有,未放假請勿寫稿,拖稿過量、爆肝寫稿也有礙身體健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HOMAS
  • 只有像你這種鄉巴老才在吹牛巴黎廳 還大吹特吹ㄛ 台北餐飲這家只是普普 過氣很久ㄚ 多去吃幾家毆
  • 我是鄉民 我愛PTT 謝謝

    btw, 這篇文章我清晨五六點發出 您8:48就來回應 實在是忠實觀眾 讓小的佩服不已 甘拜下風啊~

    凡妮莎 於 2011/07/22 22:02 回覆

  • 鎵任 蔡
  • 我以後想請你幫專欄作家,真的寫得很好!
  • 假設您不介意請到一個會拖稿的專欄作家的話 小的考慮看看XD

    不過話說回來還是謝謝誇獎啦
    寫這種長文真的好累喔
    特別最近愈來愈龜毛 不允許自己胡言亂語 總要很慎重地先手寫草稿 覺得架構夠完整後再找個有fu的時間用word開始打正稿
    問題是我這個暑假又很忙 想要打正稿的時候總覺得"這時間應該拿來做更重要的事情!"
    很矛盾啊嗚嗚

    凡妮莎 於 2011/07/25 0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