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大家看到Act 4最後有沒有一股淡淡的哀桑,還是有濃濃的八卦味?

 

不論如何,我是覺得一個人吃巴黎廳吃到現在我真的還吃的蠻開心的啦。

 

而且更開心的是,Act 5終於出來了,我們要繼續上菜了,耶。(其實最開心的是:離完稿又更進一步了,耶耶耶耶耶耶~XD

 

紅酒都出來了,代表紅肉也要出來囉。

 

 

慢燉牛頰肉付紫蘿蔔泥

Braised Beef Cheek and its Own Sauce

Pureed Purple Carrot in Light Espelette Cream

 

上這道菜的是一個我沒看過的姊姊,有染一點點頭髮然後戴一副黑框眼鏡;巴黎廳的女生我這一年內看過五個左右(他們之前有一陣子全部都是男生XD我吃到最後就發現「ㄟ,怎麼餐廳裡只有我一個是女的」XDDD),那天這位姊姊雖然我沒看到她名字,但運用刪除法,這位不是Jessica也不是Iris,應該也不是Daisy…;從簡單的秀菜詞大約可以推測,姊姊的資歷應該沒有很深;不過沒關係,盡力就好,人總會成長的,總要給新人一點成長的空間嘛你說是不是,更何況我想要把菜介紹的好應該不是件太簡單的事。

 

(啊,我絕對沒有說,拖稿也要盡力,拖稿功力也會成長的……要拖稿拖這麼久還要寫完,好像也不是件太簡單的事情啦……

 

我不知道其他客人怎麼想啦,但我自己在巴黎廳大致上看得出哪些人是新人,對於新人,我的「標準」也會鬆一點:上菜的時候就別急,不要上錯菜(特別是兩個人吃飯的時候,不要把A的菜丟給B),當然,也請不要忘了介紹菜!我相信SOP上一定有介紹菜這一條吧,你沒介紹菜就跑掉這真的會讓我很火大……(嗯,有些人應該懂我在說什麼……碰到這種情形我的怒火真的差點沒把餐廳燒光,但我得很努力壓抑……)話說回來,介紹菜時也別緊張、慢慢來、把你該講的講完,講得不好總比沒有講來得好─你講不好我不會覺得怎樣,因為我知道你是新人;但你要是「好膽」沒介紹菜就落跑,就不要怪我……─,也許不必馬上就達到有小當家意境的境界,把基本的食材、作法講一講我覺得對新人來說就很夠了;剛不是說過的嗎,人是會成長的嘛。

 

(欸,是說女王你這一兩年「磨練」下來,拖稿功力好像也有「明顯的成長」啊,嘖嘖嘖……

 

其實這道菜的擺盤讓我留下深刻第一印象的應該是那U型碗了吧,總覺得這造型的碗(可是他又有一點點像盤子)好可愛啊,不過,造型如此特殊,造價應該也不便宜,別摔破了啊,不然賠起來應該也會……有點吃力。

 

我們複習一下菜名好了,不然上面我扯了一大段-隨便扯一扯就七百多字果然是拖稿女王啊-,可能很多觀眾都要忘了這道菜是什麼啦。

 

慢燉牛頰肉付紫蘿蔔泥

Braised Beef Cheek and its Own Sauce

Pureed Purple Carrot in Light Espelette Cream

(然後照片順便換一張,近一點來個小特寫:P) 

 

最上方白白的似乎是洋芋泥,紅紅咖啡咖啡一點一點的姊姊當初沒講,不過我稍微google了一下英文菜名上所有的食材(那有些似乎是GRE等級的單字,吃巴黎廳練GRE啊,哈哈哈哈(含淚))然後用一下配對法與刪除法,推測那應該是espelette吧,一種印象中長的有點像辣椒的東西;洋芋泥的味道不算太明顯,量也不太多,個人覺得稱其為洋芋「泡沫」還貼切些,不過沒關係,因為在這裡他不是主菜啊(我突然想到台北某餐廳的招牌洋芋泥─對台北fine dining餐廳有一點了解的應該都知道我在說哪間─,嗚嗚嗚嗚)

 

最底下的紫蘿蔔泥真的就……紫紫的(XD紫蘿蔔不紫色不然要是綠色的逆?);我會喜歡fine dining很大的一點就是常常可以吃到一些平常吃不到的特別(奇奇怪怪?XD)食材,你自己想想嘛,平常你家餐桌上可能常常出現白蘿蔔湯、紅蘿蔔炒蛋之類的,但紫蘿蔔湯、紫蘿蔔炒蛋之類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常出現吧(或根本沒有出現過)

 

其實這道菜的配菜原本應該是一種我覺得更特別的食材-恭菜-,好希望是一種吃了會恭喜發財的菜喔,當時快要過年了很應景啊……(各位觀眾對不起,拖稿女王開始胡言亂語了……嗯其實這傢伙寫稿的時間大部份都是三更半夜…….),不過聽說是因為檢疫的關係,包含恭菜在內的很多食材都卡在海關那裡進不來啦。

 

話說回來,不只配菜,有時候連主食材都要走「平常吃不到」路線,什麼?你說你常吃牛肉?可是牛臉頰肉這個好像就比較少見了吧,至少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吃過耶我說真的;纖維一條一條的很明顯,但整塊牛肉燉得超軟超入味,每一口都是濃濃的肉香,還可以享受肉汁與肉香在口中化開(請注意,不是爆開)的感覺,真的就是他當初寫在菜單上的「溫暖厚實的味道」,很適合今年特別冷的冬天,還有一個寒假36天、在家只有13天的小孩。

 

個人覺得整道菜不論擺盤或是口味都是走潛移默化的實力派路線(默默溫暖你的心XD):他不會讓人在看到或吃下第一口的瞬間就有那種「哇」的感覺─拿小當家式的比喻就是有一條龍或是萬道金光冒出然後洶湧海潮直撲而來的畫面─,但慢慢品嘗你會發現主要食材、配菜、醬汁間的搭配是那種「默默的和諧」(說過了,他不會給人有瞬間「哇」的感覺,他走潛移默化路線),最後你會忍不住泛起微笑、給他一個讚。(女王,你好宅)

 

話說回來,在敝人的認知中,燉牛肉算是超棒的一道下酒菜;不過雄壯威武又溫柔(這沙虫?很明顯地敝人又開始在亂扯了)的燉牛肉配上細緻優雅的勃根地會是什麼感覺勒?答案不是勃根地被牛肉壓倒(咦,好有畫面!?),而是勃根地靠著酸度相當神奇地把濃郁重口味的牛肉給撐起來了啊啊啊啊,好矛盾但是又好奇妙的感覺啊;雖然感覺勃根地的酒體好薄,不過酸度竟然是如此的神奇耶,而且牛肉還可以稍微緩和酒的酸度,讓酒再柔和一點,整個就是優雅一家親啦(這到底是沙虫啦XD

 

在我一邊優雅地大口喝酒大塊吃肉時(相信我,這招我練過,哈哈哈哈),我一邊祈禱:神啊,我需要一個會燉超好吃牛肉讓我配紅酒的男人!!!!

 

(對,請快點幫在下介紹好男人!!!!!←這個人又開始把自己部落格版面當徵婚相親板用了)

 

 

(以上兩千字多一點點,寫一道菜= =

*****

 

不過在會燉超好吃牛肉讓我配紅酒的男人出現之前,我的主菜先出現了。

 

燒烤羔羊、菊苣佐甘草醬汁

Roasted Rack of Lamb on Nicoise Socca Pancake

Caramelized Belgium Endive, Liquorice Sauce

 

 

我要先說,我喜歡這道菜的擺盤。

 

我愛菊苣我愛socca pancake我愛小羊排;特別兩隻小羊排一擺出來就讓人放心今天晚上絕對不會吃不飽啦。

 

不過這邊我想要特別誇獎的,是醬汁的「乾淨整齊」:我個人非常不喜歡盤子上出現不悅的冷掉油漬或是醜醜的醬汁痕跡,今天這盤羊排絲毫沒有散掉的醬汁,連在羊排旁邊那一兩滴醬汁都沒有在盤子上留下油漬,也沒有散掉的跡象,一絲不苟。

 

今天人雖然多了點,但還沒有到大爆滿的地步,我想廚房還是可以細膩出菜,runner可以穩穩地把菜端出來,再讓外場把菜送到客人桌上,菜呈現在客人面前的樣子依舊完美,而不是到客人桌上已經變了樣,甚至到有一點慘不忍睹的地步(比如說醬汁散得亂七八糟,這就很慘)。

 

我想我應該提過,我很喜歡在巴黎廳吃羊肉,如果主餐讓我牛羊二選一,我原則上會選羊肉(但有和牛的時候可能就例外一下,哈哈哈),因為好的羊肉真的不是到處都有;其實吃羊肉本來就要有一點羊的味道(就跟牛肉麵要有牛肉、蔥油餅要有蔥的道理一樣),不過那「羊味」和悅與否在我的認知中幾乎是整道菜的成敗關鍵(弄得不好就是羊騷味囉),巴黎廳的羊肉處理得之好(或者選得好?),小羊排的「羊味」在這裡好香好柔,根本就是羊「香」味嘛。

 

(來,小特寫,反正照片拍很多也都上傳了,就放一放唄XD)

小羊排五分熟的色澤,偏深的粉紅色看起來很誘人;切下去不會見血,卻又保存了香噴噴的肉汁;其實我fine dining時,常常有吃三分熟的衝動,以後有機會我想我很樂意試試,要點三分熟這種東西,一來食材要夠新鮮,二來廚房要夠衛生,第三,師傅的技術要夠好……所以也不是可以隨便點的啦。

 

我知道有些人很怕吃西餐時碰到骨頭,別說整條的魚或是帶殼的明蝦、春雞(不是帶殼的春雞!XD)之類,光是小羊排那一根骨頭就讓他們很頭大,但其實小羊排的骨頭沒那麼恐怖(相較於我前面舉的那些例子,如果你也都在餐桌上碰過,你就會知道小羊排的骨頭真的是一片小蛋糕),小羊排的肉也就只有前面那一小塊,順著骨頭切就好,骨頭都是大塊的、沒什麼「分支」,不會太難切啦;比較讓人頭大的,個人覺得是帶殼的明蝦與春雞(很明顯地,本人曾經「不幸」地在需要優雅的西餐餐桌上碰上這些東西),實在很想把蝦子整隻抓起來剝殼(當時覺得用刀叉優雅地剝殼好煩啊!)、春雞整隻抓起來當手扒雞剝……其實巴黎廳的小羊排,也讓我有想要把骨頭整隻抓起來啃的衝動,不過放心,絕對不是骨肉太難分離,而是……太好吃啦!!!!!!((((噴淚))))

 

(以上兩千六七百字,我也要噴淚了……加油,快要寫完了……還有配菜、餐酒搭配、大甜點兩三杯茶小甜點……這些寫一寫就寫完了,加油……←怎麼感覺好像在倒數大考、再幾天就解脫那種感覺XD

 

這道菜的配菜對我來說都是算是熟悉的食材,不過重新組合一番,又是不同的感受。

(來特寫配菜 哈哈...嗯 必要的話可以把小羊排的兩根骨頭忽略一下:P)

 

Socca pancake是我印象中,巴黎廳超級愛拿來搭羊排的東西,我在巴黎廳吃過幾次羊排,他大概就出現過幾次(連後來我來吃生日餐,我朋友的羊排也出現socca pancake),跟羊排大概是經典不敗組合,溼度剛好,有點粉粉的感覺又不會太乾,吃起來也很紮實很真材實料(我知道「紮實」大概是一個被我用到快要爛的形容詞,不過除了紮實,我真的想不到別的形容詞來形容嗯,也許你可以自己去吃吃看就知道那種感覺了XD),可能就是有一點點乾乾粉粉的感覺,要拿來跟多汁的羊肉搭配吧,一點點互補法這樣。

 

Btw,不知道旁邊那一兩顆小小的豆豆是什麼,該不會是socca「本尊」吧,哈哈哈哈……

 

(啊,上上段說到的那個互補法,如果我也要用互補法找男朋友的話,我男朋友不可以太矮,嘿嘿嘿嘿←因為這個人是個小矮人,雖然他去巴黎廳吃飯都會踩上三吋高跟鞋讓自己的身高看起來比較「正常」)

 

嗯對不起,上面好像又有個飢渴的單身女子在胡言亂語了,真的十分抱歉,我們繼續來看主餐的配菜:

 

菊苣不知道是不是樓下香香樓玉葉豌豆仁的那兩片「玉葉」(不知道玉葉豌豆仁長什麼樣子?嗯,自己去google一下好了,不然去爬文一下也可以啦),覺得長的十分像,不過在這裡加了焦糖去煎的樣子,就甜甜的(廢話,加了焦糖不甜,難道要是鹹的嗎?XD),雖然口感軟了許多,不過還是有一點菊苣的清脆,但整體還是跟樓下包豌豆仁的感覺不太一樣。

 

這道菜搭配的是甘草醬汁,甘草粗獷原始又細緻的甜味相當適合搭配羊肉,最後當然也是用麵包把它抹得一乾二淨;吃fine dining我最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拿麵包清盤子,總覺得看到盤子「清潔溜溜」,內心會有說不出的成就感XD

 

當然,怎麼可以忘記酒;菜要吃得一乾二淨,酒也要喝的一滴不剩(因為這個人是酒鬼)。

 

勃根地的酸味,又再一次扮演了神奇的角色,撐起了餐酒搭配,沒想到這酸味也和羊味這麼搭;一開始新鮮的紅莓味,隨著時間似乎有「成熟」的感覺,和酸度一起搭著柔和的羊味,讓整組餐酒搭配更加圓融。

 

用波爾多搭紅肉,有時候我會覺得像是波爾多雄壯威武、紅肉也雄壯威武,兩個就一起手牽手來雄壯威武這樣(乾脆一起保護祖國捍衛江山好了XD);用勃根地搭的話,原本細緻優雅、感覺會被壓倒的酒體就是可以找到一個角度,然後用酸度或是果香這種感覺不太「強壯」的東西優雅地撐起整組餐酒搭配;總覺得我喜歡後者多一點點,雖然喝勃根地要付出的金錢也比較…..哈哈哈哈

 

不過我說過,那就當作給自己的勉勵;現在喝不起更多更好的勃根地,並不代表以後喝不起。

 

笑著喝完最後一滴,享受著喉頭淡淡的餘韻。

 

一個人的勃根地杯,真的可以裝進很多很多快樂,還有很多很多回憶。

 

不騙你,一個人fine dining,真的可以很開心很開心。

 

 

*****

 

忍不住期待著接下來的甜點會是什麼;來之前有稍微「做了點功課」,當時的甜點似乎是以巧克力為主要食材,我訂位時也有特別說「啊我不要吃巧克力喔」(我真的就是這樣講的XD我現在跟他們算熟,所以講話真的都比較free、頗像在跟自己朋友講話XD),我想我的甜點必然不可能是「正常版」的甜點……不過也不會整個是草莓版的吧,我又沒說我酷愛草莓(但你現在應該知道我是個無可救藥草莓控了吧),所以我整個晚上只能對著隔壁桌拿來配香檳的草莓乾瞪眼XD

 

然後整個晚上在我面前走來走去N次的Linus又走過來了……不,應該說是飛奔,這次他幾乎是用跑的。

 

然後我瞇著眼睛笑了。

 

 

[本系列待續]

 

*****拖稿女王的碎碎念

 

喔齁,我終於把主菜寫完了XD 我才沒有荒廢我的部落格呢哼哼哼哼(某人你給我看這裡!!!!**********!!!!XDDD)

這篇寫完的時候是2011.7.30清晨7:15;我大概寫了一個晚上吧,黃金養肝時間結束我就爬起來寫了

這篇有四千七百字左右,我開始愈來愈佩服我自己的拖稿功力了XDD

因為等會吃甜點的時候會有精采好戲要上演,大概又要花點篇幅;我有預感我會寫到Act 7,怎麼辦,我希望在Act 6就把這系列解決掉啊……

 

喔對了,情人節好像快到了,就祝有情人者情人節快樂囉;)

(別想太多,我還單身啦,快幫我找男朋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aglebii
  • 是台北亞都巴黎 1930?連美食主播李亞倩在udn blog上都說菜就算定2000也太貴不值得吃 亞都還賣3千多
    亞都收費太貴 妳是不是拿了什麼好處?
  • 問題是我要馬吃四千的餐,要馬吃兩千多的,最近吃的餐 餐費都不是三千多的耶~
    至於這個"好處"的話,美好的用餐回憶算是好處之一嗎?

    是說這位大大您真的很忠實 小的每篇寫到1930的文章您幾乎都會來回應 實在是讓小的印象深刻啊

    凡妮莎 於 2011/07/31 01: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