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說我大學生涯中做過什麼自己會驕傲一輩子的事情,我想「寒暑假準時到巴黎廳報到」這件事絕對會名列前茅。

 

總開玩笑地說那是自己家「造咖」,但後來才發現,不只是造咖,根本是個後花園。

 

也許有別家花園花開得更美更香,但會深深眷戀這,其實是因為「人」,也就是總被我稱為葛格姊姊(好吧,和薯叔?)的外場們

 

根本就是被這群葛格姊姊寵壞了,而且壞到骨子裡。

 

「下禮拜一,一隻,其他的聰明如你都知道囉。」訂位電話不只名字不用講電話不用報,更別提你總是坐哪裡喜歡吃什麼又什麼東西是你的big nono;把人寵的壞到骨子裡的訂位電話,還附帶噓寒問暖撫慰人心功能;這種被照顧的感覺,我想短時間內無人能取代。

 

「你還好嗎?」問句來的突然,但彼此間是如此詢問也不會尷尬的熟稔。

 

「很好啊,怎麼這麼問?」總是想要假裝,又或者總是想要維持在巴黎廳那無憂無慮活蹦亂跳的形象。

 

「不要裝,你明明聽起來就不對。」該說是我瞞不住,還是你有預知能力。

 

其實最害怕也最不願意的是說再見,揮別自己最愛的人事物。

 

也許對一個才20出頭歲的小孩來說,盼望且需要的是被照顧的感覺,甚至是明燈般的指引。

 

不管當下好不好,我只希望在巴黎廳的晚上能一切美好。盼望了多少個日子的這夜晚,就交給你們了。彷彿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捧上。

 

畢竟最害怕也最不願意的是說再見,揮別自己最愛的人事物。

 

 

[本系列待續]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