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提起在巴黎廳的回憶時,總是認真地說,自己根本是在巴黎廳被寵壞。

 

被寵壞到,自己都相信學妹說過的:學姊,你上輩子一定插過頭香。不然我又何德何能在最壞的年代可以到當時最棒的餐廳之一吃飯,然後在這地方待到像自己家後花園。

 

一直到現在都還不敢置信自己有此等福分,但也一直都要感謝過去成全每一頓巴黎廳晚餐的每一個人;大學幾乎能每個寒暑假都到巴黎廳報到,除了上輩子插到頭香,我大概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原因。

 

然後,再次感謝成全每一頓巴黎廳晚餐的每一個人。(也感謝縱容我無法無天拖稿的每一位觀眾XDDDD

 

*****

 

一進餐廳便迫不及待地以快要撞上領檯葛格的速度往角落前進,然後熟面孔葛格不知道從哪裡飄出來,說你都會自己走了齁。

 

最愛的後花園,怎麼可能不知道怎麼走?

 

然後葛格接過你的外套;知道你要喝一堆酒,喝氣泡水會瞬間倒地,所以自動送上無氣泡礦泉水;知道你愛死香檳,就咻地變出一杯香檳,知道你不喜歡某牌香檳還會自動幫你換掉。

 

葛格知道,葛格全都知道。

 

那天晚上,我連菜單都沒有摸到,連跟葛格說我要吃啥不吃啥都沒有。

 

葛格說,今天啥都不用擔心,葛格都會幫你打點得好好的,帳單價格當然也不用擔心,絕對讓你滿意。

 

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葛格知道,葛格全都知道。

 

喝香檳開心到人都快飄起來,然後葛格飄過來說amuse bouche要等一下。

 

為什麼要等一下? 因為一間有本事把你寵壞的餐廳,除了不用你開口就知道你喜歡什麼之外,更知道你恨之入骨的是什麼。

 

葛格知道,葛格全都知道。

 

據說,當時菜在出廚房到我桌上之間,發生了這麼一段對話:

 

葛格A: (看著菜)上面是什麼?

 

葛格B: 巧克力啊。

 

葛格A: (看著葛格B)?

 

葛格B: ……!!!!!

 

都不用你開口,葛格早就知道連半片巧克力都不能跳到妳桌上。

 

 

小湯匙上的鵝肝慕絲,份量感覺是要一口吃下,但這「一口」似乎又有點大。

 

「這怎麼吃?一口?」自然是問葛格了,天知道巴黎廳葛格最神奇了,什麼問題都回答得出來;葛格點點頭說是啊是一口吃,然後你又皺皺眉啾起嘴說,葛格,可是這好大一口,我櫻桃小嘴你知道的。

 

然後葛格就不理你就飄走了。櫻桃小嘴,喔。

 

中內傷般地好氣又好笑,葛格連怎麼戳你的梗都知道。

 

葛格又默默地飄過來,然後默默地飄走;喔,看看葛格留下了什麼。

 

 

葛格今晚的職責之一是把你寵壞。

 

葛格知道,葛格都知道。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