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849.JPG  

你溫柔地摟著我柔軟卻沉重的身軀,替我脫掉高跟鞋、卸下髮髻與首飾,進而緊緊將我擁入懷中。

 

小妹妹喝醉了。你皺眉輕語,短短六個字的背後,是對於安全的擔憂,是重聚的喜悅,亦是對信任的感激。

 

我知道你是因為我在,才喝得這麼開……以後只有我在你才可以這樣喝,知道嗎?

 

我們感受著彼此的體溫與呼吸,美好夜晚的餘韻如夢似幻、綿延不絕。

 

無需贅言,我們只想享受當下的喜悅與假期的美好。

 

指尖的幸福,微小而閃耀。

 

*****

 

為什麼龍吟?

 

這個問題大概跟若干年前問「為什麼巴黎廳?」有異曲同工之妙。

 

到後來,你會覺得你吃的是一種心靈上的歸屬感;不知道這樣形容是否精確妥當,但某種程度上那是一種「當自己家」的感覺。你會為了他倒數著那天的到來、希望人生的重要時刻都有他們參與,希望畢業時穿著學士服和他拍張照、希望帶男朋友給他看…… 你也希望有他在的每一刻,每一個人都是開開心心的。

 

這樣的嗜好並非人人皆有更非人人可接受,因此你幾乎總是獨自前往,永遠寫不完的文字是你與世界溝通的方式,它記錄了吃食佳釀,紀錄了總是微醺的夜晚,紀錄了那些笑那些淚,紀錄了那個階段的人生里程。

 

謝謝成全這段旅程的每一個人。

 

*****

 

然後你遇到了朱好男。

 

「那是龍吟。」他來接你下班時,你總是指著那扇小小的圓窗。

 

然後你去了瑞士。你們每天透過小小的螢幕,看著彼此。

 

朱好男說,我喜歡你,喜歡你的一切-你的喜歡與不喜歡、你的好與不好-;我沒辦法和你一同經歷過去,但我想參與你的未來-你願意讓我跟你一起去吃龍吟嗎?

 

你隔著小小的螢幕點了點頭,簌簌地吸了遠渡重洋而來的泡麵,你們眼中閃爍著光,如同香檳杯中的泡泡,微小而閃耀。

 

朱先生,兩位。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