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離開頂樓泳池的時候值班的救生員還一直跟我們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感覺就整個...不知道怎麼說 也許很"窩心"吧
我心知肚明這種情況關閉游泳池本來就是合理的作法 完全沒有做錯 很想跟他說"不用不好意思啦"只是也說不出口 就跟其他客人一起下樓
感覺原本也在頂樓的那家人有點"迷路"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 這地方真的太像太像迷宮了
但好險我上上下下也走了幾次 大致上的路線我還摸的清楚
不管他們到底是有沒有迷路"嫌疑" 我就一路衝前面然後到六樓
在這種這麼高檔裡當要穿著整齊正式的飯店我們一群人穿著浴袍拖鞋還披頭散髮的感覺真是非常之微妙

回到更衣室之後 說實在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要幹麻
健身房一向不是我的料 雖然我有T SHIRT也有球鞋
三溫暖?泡個水發呆是不錯 可是那一家人大大小小已經在裡面 雖然這邊只有女生但他們也有四五個 勢力頗龐大
且人多勢眾不免開始聊天之類 我想當時我會偏好享受一個人的寧靜
我不希望別人打擾我 也不希望我一個人孤僻的窩在角落被人家說是死孤僻怪咖
所以我默默的避開三溫暖區域 看見這個迷宮般的地方又有一間小房間 上面寫著LADY'S LOUNGE
裡面燈光頗昏暗的 有幾張沙發 沙發上還擺著一組大小毛巾 一旁的書報架有當天報紙還有女性雜誌 而且都是些很"上流"很符合這個地方以及出入客人大致上的社會地位
我記得我拿起來看的一本還明寫著"進入上流社會的雜誌"之類 感覺就是他告訴你一些上流社會的人事物
啊 真的好上流
我們看看開心就好
就算當不了有錢人也多少知道有錢人在玩什麼

東翻西翻發現那真的不是我的世界 而且LADY'S LOUNGE裡面燈光好昏暗我看沒幾頁雜誌眼睛就好酸 想找個燈光夠亮又有沙發可以讓人舒服地把這本"上流"雜誌翻完的地方
於是 我來到了俱樂部大廳
雖然沙發不夠長到讓人能愧咖 但至少這邊燈光亮多了(也夠亮)
噢 對了 這邊有蘋果可以吃:)
我還沒吃中餐呢 雖然早上吃了不少 但到現在也都有點餓了
真說餓了 這邊餐廳不少味道應該也不差 付了錢就有東西吃 而且38樓還有我最愛的英式下午茶欸(只是他的架子我看不太順眼ˊˋ)
只是我不是會員我也無法簽任何一個會員的名字(比如說如果父母是會員我就可以用父母的名義之類 絕對不是偽造文書啊別擔心) 我擔心我出去之後就回不來了
也沒有說非常餓 這邊有蘋果就頂著吧 這是不出俱樂部大門唯一可以吃飽的東西


看著盤子上疊成塔狀的蘋果 讓人不自覺回想起約三個月前的日子 只差旁邊沒有擺幾罐水一疊餐巾紙了吧
大口喀嚓咬下 好香好脆好甜 沒有鹹鹹的眼淚作伴但內心仍然千頭萬緒
好想念 什麼時候能再回去呢
同樣高樓 一南一北 而身分心態也大有不同
這回我不是來考試的 我是來放鬆來ENJOY MYSELF的 什麼都不必掛心

既然暫時回不去 既然人都在這裡了 那就好好享受吧
等著雨停 等著雨過天青

覺得坐著很悶 移動了腳步到大面落地窗前看著窗外
六樓視野當然不比頂樓 只是看著窗外的廣闊空間總讓人心頭也跟著敞開了些
不知道為什麼 還是有點悶 也許是後悔自己取消了當初的約定
傻什麼

下頭是購物中心入口 有噴水池的 至少這點我搞清楚我懂了
不知道橫亙眼前的是不是以綠道聞名的敦化南路 只是在台北這水泥叢林看到真正的綠意感覺真的很棒

在水泥叢林中我們尋找著能夠讓人暫時歇息的殿堂 喧囂都市中的淨土
我想對於當時的我而言 這裡就是了吧
披著軟綿綿的浴袍
盡其在我

雨勢似乎小了 看著玻璃上附著的雨珠 不時有一兩顆從眼前滑落
突然很開心自己有這般閒情逸致 能夠到台北甚至有幸到這個平常不易進入的地方


拿出相機貼著玻璃 又是一遍一遍的按下快門
隔著雨珠看世界 真的有種說不出來的情趣

看著雨勢漸漸轉小 最關鍵的雷聲也消逝無蹤
沒有打雷 就算仍然下著雨 也是可以下水的
二話不說 馬上朝七樓泳池移動 真要游泳 那裡還是比較好的地方

到了七樓泳池 水裡已經有一些客人手腳比我更快
我不得不承認這裡真的很有在國外度假的感覺 不像我們印象中的台北市讓人緊張的喘不過氣

"雨過天青了耶"救生員看著我笑了
他笑的好開心 看的出來他心情很好
"沒有天青啦"我淡淡地笑著 雖然雨停了 但天空還是被雲朵佔據 還沒看到藍天陽光

不知道為什麼不想游了 也許真的想好好拍照然後放空什麼之類 反正就不想下水
既然不想下水游泳 那就到頂樓看風景吧
剛剛雲層厚成那樣子還有雨水干擾視線 都無法將這絕佳的地理位置之優點發揮到極致 盡情飽覽台北盆地風光
101上去要370 這次來這邊 一毛錢都不用
而且 43樓也夠高了吧
再說 這裡又這麼有度假的氣氛 多棒

延著熟悉的路線上了樓 雖然七樓那路過餐廳後場的通道因為餐廳午休被關的很暗有點恐怖 但我確信我沒有走錯路繼續向前也找到了電梯口上了40樓換電梯到頂樓

發現露台沒有西曬而且風景很美 可以看到雨過天青的101
躺椅也是夠長可以愧咖的那種 雖然上面沒有坐墊 不過有厚厚的浴袍墊著也還好 就開開心心包包放著坐下來攤開書本了(隨身帶書真是個好習慣)
噢對了這邊救生員好像也換人了 不過還是女生啦 他看到我就馬上過來問說要不要幫我拿墊子 當然說好囉
(墊子下雨的時候會收起來 當然這是救生員的工作 人家考清潔工扛沙包跑來跑去 遠企的救生員下雨的時候就要扛墊子跑來跑去(前面那個例子放這邊好詭異))

不是我隨便亂說 在這裡真的太有在國外度假的感覺
不站起來根本看不到台北的水泥叢林 仰望看到的只有雨過天青的藍天 唯一的建築物就只有雨後春"竹"101
就算趴在欄杆上俯瞰 節比鱗次的大樓如今全數在自己腳下 居高臨下 不只有開闊的視野 還有莫名的霸氣
雨後的天似乎特別的藍 在台北的這五天還沒看過這樣乾淨的天空
能夠在這種時間這種地點這種氣氛下看到 真是太好了 都市叢林中的桃花源喲
(其實那雙拖鞋已經整個是濕的了...)

後來有個男的捲著一本書來了(他就坐上面那個位置ˊˇˋ)
中年男子 噢不是什麼光著上半身的那種 人家穿著浴袍啦 男生穿浴袍是另外一種味道
而且那男的看起來蠻有氣質的 和我想像中會來這邊的客人形象MATCH的起來
反正那沒差 我想我們都想要享受一個人的寧靜 我只是看一下然後就繼續做我的事情

不知不覺中原本的雨雲也消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讓人心曠神怡的藍天白雲
剛被雨水刷洗過的台北市煥然一新 看起來格外乾淨明亮清爽 擁擠中首善之都的繁華熱鬧一覽無遺 

從沒上過101 這是第一次在如此高樓俯瞰台北這繁華的都市
暫時不能來這裡常住 那就多看幾眼 多看幾眼這個我好喜歡的都市
這麼漂亮的景不拍個幾張根本就說不過去 更何況我不可能常常來這裡的
也許我來台北的頻率在同儕中算較高 但遠企這地方可不是每次都能來
北上這麼多次 我還是第一次踏進這大觀園 下一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在高樓頂端俯瞰底下的繁華 遠離塵囂 彷彿都超然出俗了
按下快門 一次又一次 收藏記憶眼前的美好
忍不住暗想 如果可以常常來這裡該有多好


當我拍的起勁拍的欲罷不能時 有人說話:
"妹妹 要不要我幫你拍一張?跟101?
轉頭一看 是那位原本看著書的中年男子
笑著 很和善 氣質也真的很好讓我很喜歡 感覺非常的有內涵 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也是自然
不過別擔心 那個"妹妹"是很"正常"的語氣 不會讓我感覺一絲不舒服 我反而很感謝他的好意
一直拍著景物自己沒有入鏡和這樣美的景色合影 似乎也有點可惜
我自拍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打擾別人 既然現在有人主動示意 何樂而不為?
但我現在披頭散髮的服儀不整 入鏡不太好看 我委婉地表示了 並請他等我"整理儀容"一番後再幫我拍

照片都拍著差不多就坐下來看著書 看著覺得有點累就把書放下躺在躺椅上開始放空
躺椅 浴袍 池水 藍天......真的有在國外度假的感覺欸
一邊也想著真的要請對方幫我拍嗎 感覺怪不好意思的
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天氣不冷而且浴袍很保暖 不會著涼的
不過也沒多久就醒來了 可能貴重物品整包放旁邊不是夾身邊還是會有點小沒安全感 而且晚上跟人家有約的怕會睡過頭

東看西看 然後瞄了隔壁看著書 看起來很有氣質的中年男子
就是那種頂著西裝頭戴副細框眼鏡 就很像高級主管的那種(啊反正可以來這裡大部分都...有點經濟實力吧)
瞇起眼仔細看 那髮型那張臉那副細框眼鏡.......整個人愣了:










嚴長壽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kyjoy
  • 有可能啊...老闆也會休假啊.<br />
    當然遠離自己的地盤才有放假的感覺:)
  • 可是這樣不是入侵敵人的地盤了嗎 哈哈哈

    凡妮莎 於 2009/08/18 13: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