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叫他史丹利好了:)

我在遠企碰到亞都麗緻總裁!?
非常好 可以再酷一點點
史丹利仍然悠閒的看著他的書 一旁的我下巴差點要掉下來然後從43樓掉下去

他為什麼到這邊來?我看著史丹利穿著浴袍捲著書本的身影想著 真是詭異到極點
好啦我知道他台北飯店沒有游泳池 他消防池在地下室
可是他也不必為了個游泳池到這裡來吧 他那麼好野應該家裡公寓樓下就有游泳池之類啊 還比這邊大

然後我開始有了瘋狂的想法:他來臥底的 來探查敵情的
真是太霹靂酷炫了 你看看台北市飯店業競爭有多激烈 激烈到總裁要親自出馬來臥底
欸不過想想也不對 叫總裁來臥底根本不是個聰明的點子
就算我們市井小民沒有見過高高在上的總裁大人 "圈內人"也一眼就識破吧
更何況 史丹利應該是個連鄉下不看新聞的阿罵或不認識幾個字的三歲小鬼頭都叫的出來的名字 書店逛一圈也可以看到他穿著西裝對你親切的笑著叮嚀你要當自己和別人生命中的天使
總之 你看他這麼家喻戶曉 派他來臥底哪叫臥底?一眼就被看穿了!


史丹利剛剛自己說要幫我拍照 恩好那也不能辜負人家好意
於是我開始梳妝打扮 呃 沒有啦 就只是把原本跟瘋女十八一樣的頭髮梳一梳然後把已經鬆開的浴袍啦好綁好
(欸對那我一開始有沒有嚇到他啊 他會不會以為"吼 我好不容易來這邊放鬆結果碰到個銷婆..." 還有 我浴袍裡面有泳衣的 別想太多XD)
其實頗掙扎的 相機都抓在手上了還在那邊欲言又止
當然最後是開口了 頗害羞的
"幫你跟101拍好了 就你托著101這樣......" 哇他要拍借位照耶 我原本想說隨便站然後笑一個 不要擋到101就好了 沒想到他要拍借位照真是讓我有點喜出望外
既然是借位照 那就要拿相機的人技術指導囉

前前後後拍了三張 第一張我沒開閃光 他說要強制閃光不然臉黑黑我才想到說對哦這邊是陰影區然後背景陽光普照 過去按了強制閃光後來又來了兩張
真的真的 很謝謝他的好意
原本想說大家來這個地方都想要放鬆 畢竟 如果來這邊的真的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士 比如說總經理董事長之類的 平常工作那麼累了 好不容易可以脫下西裝來Relax 應該不會希望別人打擾吧
沒有白眼說"這女的這麼這麼無聊"就不錯了 更遑論問我要不要他幫我跟台北市景合影了
真的很喜出望外 

後來我們兩個就放下彼此的書本聊起來了 談話之間知道他也是南部人 哈 外向健談是南部人的特質嗎?
也許是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又更聊的來
當然 也被問到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房客嗎還是會員之類
我表示以上皆非 也清楚說了是朋友帶我來的 他則表明了自己是這邊的會員(換我哦了...其實這邊會費不算便宜ˊˋ)
"我是朋友帶我來的 我也搞不太清楚 他就拿那個招待券...上次是拿藍藍長長一張這次是拿像名片大小的..."
"是噢 真好 他們一年才給我們幾張招待券啊..."

後來他知道我算是一個人來台北 露出一臉吃驚表情哦一聲 可能覺得我很"勇敢"之類
其實還好 我還蠻喜歡都會 喜歡自己一個人 台北 說陌生也不算太陌生
當然 身為學生 不免還是會被問到就讀的學校與科系 而我也不介意提到我即將成為大學新鮮人
"大學念什麼?"
政治"我小小縮頭聳肩 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笑 其實也不全然是不好意思 那心態很難講
而一邊開口的同時我也期待對方會不會露出"標準反應":一臉吃驚表情哦一聲然後說"我以為你要念外文!"
當然 也不介意提到我是個"四月大學生" 其他同儕剛考完指考 而我已經"自由"很久了
台灣這幾年來的升學制度日新月異 別說父母那個輩分的前輩 可能問大我們10歲不到的 他們當初用的制度和現在都不同了
"所以你是...推甄?"我想他說的是一二月就上大學那個 我認知中那個是大約7.8年前的事情吧
我稍微說明了一下現在的制度和對方認知中"推甄"的不同 然後說我是在哪一制度下取得大學入學資格
我們的共同感想就是:現在制度真的好混亂啊~
然後提到了國務營 當然也稍微解釋一下國務營到底要做什麼 畢竟人有專精 也並不是每個人都對國際事務(或國務營涉獵的領域)都有興趣

他雖然不是台北土生土長 但大學就到台北唸書 後來就在台北待下來 也可以算半個以上的台北人了 對台北一定比我熟的
剛好我們又在高樓 他索性就開始為我"指點迷津" 帶我稍微認識一下這個大城市 有個初步的地理觀念
要不我說實在公車捷運鑽來鑽去 整個大的地理概念我也沒有
這是剛好有這個機會 何樂而不為?
台北 迷人又謎樣的城市


"這邊是北邊..." 好 先讓我搞清楚方位:"可以看到101的這邊是北邊"我是這樣記
"那棟是101 你知道吧" 開玩笑 沒上過101也看過101啊 老外都知道這根竹子了我們怎麼能不知道呢
"那黃黃的就是國父紀念館
"恩 我知道"
"然後那顆球..."
京華城
耶你不錯嘛 還知道不少...然後那個..."其實還好 再熟也熟不過站在眼前的這位可以算台北人的仁兄啊 而且這些點都蠻有名 要知道並不會太難
小巨蛋:)" 我就住那附近啊 第一天迷路還有經過呢
"那那邊有條河有沒有看到?那邊過去就是大直" 提到大直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美麗華還有大摩天輪
"底下這條 綠綠的 就是敦化南路 台北市很有名的綠道" 嗯我知道我知道 遠企就在敦化南路上 地址就寫著敦化南路咧
而且小時候看什麼小百科的就有提到這條路了 也是在寫敦化南路的綠化 從頭到尾滿滿的行道樹
真的不是我再亂講 從上面看下去 看到這一條綠道 真的好漂亮好生機盎然
(印象模糊或搞混的再放張照片:這是敦化南路↓)

"至於那條 就是捷運木柵線 知道吧" 開玩笑我天天搭木柵線出入的 前一天他通車免費試乘我還差點被他搞到大遲到
後來的事情讓我認為我跟他八字有點不合 怎麼能不認識一下?
"敦化南路一直過去 有沒有看到一個圓圓的?那就是敦化仁愛圓環" 這個我就比較沒有聽過了 台北真的不太熟 覺得每條路每個圓環都長一樣 不過這回一被指點就知道了 敦化仁愛圓環:)
"橫的那條就是仁愛路 然後仁愛路再過來這條就是信義路囉" 信義 這兩字聽起來馬上想到信義區 鼎鼎大名的
("忠孝 仁愛 信義 和平"這幾條是依序由北而南平行的)
"...信義路一直開就是信義區了" 信義區?怎麼可能不知道信義區!
台北市最頂尖的黃金地段!什麼華納紐約101還有那開一堆的新光三月A多少到多少還有多少大企業的總部大飯店都在那裡!有錢奢華台北的代名詞!信義區

然後我們到了另一邊面南的露台 我沒把包包背著就過去了 自然也沒有帶相機過去把南邊的俯瞰樣貌給拍下了
其實我並不擔心把包包放在這裡會有什麼財物損失 一這邊人少 二這邊人單純 要有"邪念"者更是少之又少
但還是有點小掛心 不過還是有"專心聽講" 畢竟對台北這城市興趣真的不低
發現南邊露台也是不西曬的 非常之好
"那邊一大堆很多棟的就是成功國宅" 成功國宅?就我第一次來下車的地方嘛 我提早一站下 可是也沒多走多遠啦
"我聽過...wow.好多棟"
"聽說有30幾棟吧" 天啊 超多的 難怪看過去如此之"壯觀"
"然後遠遠那邊那一片綠綠的..."
大安森林公園?" 大安森林公園真的好有名呢 而且從高樓整個遠望 一大片綠地真的不是普通的大 非常醒目!
"恩對 大安森林公園..."
"然後那邊又有一條河有沒有看到?過去那邊一棟一棟的就是中和 永和 那邊就是台北縣了..."
wow原來這些"傳說中的地名"離我們這麼近 還是說我們在的地方實在太高 視野不是普通的遼闊?
不止台北市 連河對岸的臺北縣都盡收眼底!

其實我把包包放在原本的露台上不放心的原因還有一個:我怕有人打電話給我我沒接到
當天晚上我是和人有約的 自然要注意時間的控制
再說 現在這種情形 不是對方電話一來說"我在樓下了"我就可以馬上衝出去的
就算不洗澡不洗頭 我也要搭電梯到樓下換衣服然後再搭電梯到一樓 這也要些時間
再加上這次的赴約我當然不是主人 自然更不可以遲到了

表明了我的擔心 我們便回到原本的露台上
"他沒有給你置物櫃?" 一進到俱樂部大廳都是可以跟櫃檯拿置物櫃鑰匙的 甚至還可以要求上下櫃位 記得吧?
"噢 有啊 只是因為我想拍照就拿了相機 又怕相機放浴袍口袋濕掉 乾脆就整個包包背上來了..."
拿出手機一看沒有未接來電非常好 接著我們又繼續聊起來 畢竟對方看起來並非來者不善 只要話題拿捏得宜 我相信我們都聊的很開心的
後來他表示要留下電話給我 以後來台北可以找他
談著談著我的電話響了 我知道來者何人 這是必須要接的電話 向對方說了抱歉後就按下通話鍵
講完這通電話之後我也必須要離開飯店 時間有些匆促 我不能拖太久 縱使我和對方聊的非常投機
在飯店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只吃了兩顆蘋果其實說餓不餓 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度過了很愉快的一天

電梯出來是男女廁所 先前來過一次 他還問我知不知道廁所在哪
其實這個迷宮般的地方 幾個需要去的地方我大概都會先搞清楚再哪 況且頂樓廁所還蠻好找的
從頂樓電梯又聊到40樓 經過冰嬉圖然後到40樓櫃台
對方真向櫃檯要了紙筆然後留下姓名電話 其實我頗好奇目睹一切的櫃檯小姐心中作何感想
"又有客人聊著聊著social有好成果了"這樣?
其實我原本是要問他有沒有名片的 雖然我知道他當時不可能有但他總可以到樓下的時候回更衣室拿吧
但是沒關係啦 重點是有留下資料就好ˊˇˋ

從40樓到六樓的電梯到一半就有其他客人進來 我們就不方便繼續聊天了
從光亮的鋼板可以清楚看見電梯內的每個乘客 大家都穿著整齊只有我跟史丹利穿著浴袍踩著棉布拖鞋 然後我們又是站在最前面 兩隻雪白人真的頗微妙
矮由就跟你說過我們不是故意的了嘛 如果說我外行人不知道有專用電梯之類那史丹利應該知道然後會帶我去 我們就不用這樣"突兀"了吧

從六樓穿過竹林來到俱樂部大廳再往內走向更衣室 其實這些路我都熟悉了
女生更衣室先到 說實在的有那麼一點點依依不捨
在如此特殊的機緣下遇到這樣一個"新朋友" 然後就要到此暫別 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何時 說實在的 真的會有些捨不得耶
"妹妹 那就先到這邊啦 等一下你先走或我先走就不知道了 以後來台北記得告訴我 我們再碰面或是怎樣噢"
"恩 謝謝你"我笑的很開心 手裡緊緊握著那張紙條
真的好高興能有這樣的緣分可以碰到他 這裡我就不想多說什麼"要是當初怎樣怎樣就不會怎樣怎樣"
我想 一切都是緣分的安排吧
人總是要多交朋友 多交來自各不同領域的朋友 除了拓展自己的人脈 也可以拓展自己的視野

在我要進入更衣室之前 我笑著問他 問出我自遇到他來最深的疑問:




























有沒有人說你長的很像嚴長壽

*****
當然 這位"超級明星臉"的英文名字並不叫史丹利
史丹利(Stanley)是嚴總裁本尊的英文名字 在這邊是先拿來當小暱稱用 反正我們也知道天底下的史丹利不止一人 希望大家不介意ˊˇˋ

緣分真的很奇妙呢ˊˇˋ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