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有個小標題:親愛的 我們來清盤子吧!

*****
要清盤子 也要有盤子讓我清啊
所以 又到了上菜時刻囉

雖然我早餐算沒吃中午更是理所當然的跳過 但肚子卻沒想像中餓 食慾也沒想像中強
而晚上要吃的是傳說中吃巧不吃飽的法國菜 剛好就不會挨餓 聽起來還不錯
吃了前面兩道菜 看看這樣的口味和份量 認為今天應該就這樣平順地吃下去 不會吃到撐炸或是餓著肚子走出飯店 穿著高跟鞋去夜市買宵夜...

只是我錯了。


Rolf把餐盤端上桌的瞬間(((***噢 灑個小花***))) 濃濃香氣直往我鼻腔撲來 算空了一整天的肚子瞬間大叫
你有沒有聞到一股香氣上來?"他臉上掛著既得意又神祕的微笑 我想我們都知道這問題只有唯一的答案 除非你今天感冒鼻塞了
嗯...好香...!!!"礙於這裡是什麼都要講求氣質和優雅的巴黎廳 我只能強壓興奮 但我的情緒應該早就溢於言表了吧
餐盤上桌的瞬間早就聞到這股讓人要無法招架的香氣 真想讓人拿起叉子先嘗為快
不過我還是要很有耐心地聽完介紹(不是每家餐廳都可以把菜介紹的這麼好)還要拿起相機拍照啊...

也好 把自己搞餓一點 後面還有N道菜呢

香草田雞腿附乳酪燉米
Parsley Crusted Frog Leg
Parmesan Risotto and Chicken Jus


中文菜單的文言程度在這裡好多了 比較會有疑問的可能就是以下幾點:
1.香草是什麼香草?
2.乳酪是什麼乳酪?
也許比較不在乎的人根本不會管這個 香草就香草乳酪就乳酪
但是 應該不少人都會有這個疑問:田雞是什麼?
好 這時候英文菜單就派上用場了 嘿嘿嘿
解答一:香草→Parsley巴西利 俗稱的荷蘭芹 絕對不是去買鹹酥雞老闆會丟給你一大把的九層塔
解答二:乳酪→Parmesan帕馬森乳酪 應該還算常聽過(另外一種大概是mozzarela吧 我手上還有本書把他翻成"摩托羅拉" 冏爆XDD)
其實荷蘭芹和帕馬森起司不算是我看菜單知道的 我是用問的
大家都知道 麗緻集團的服務之優秀 更何況這裡是他大本營亞都麗緻 又是其中首屈一指的餐廳巴黎1930 服務不好等於把招牌砸掉一半
服務人員不止幫你拉椅子鋪餐巾端盤子 每樣菜的基本食材和做法他們也都倒背如流
這道菜是姐姐來收的 他收盤子的時候我就順便問了
"上面那片是什麼?"
我想我一開始表達的不是很清楚 我是想問"上面那片葉子" 姊姊以為是"上面那片起司" 馬上說了"帕馬森起司" 反應比我向計程車司機說民權東路二段41號還快
其實我原本還沒想過上面那片是什麼 我知道是起司 可是沒想追究是哪種起司
"呃 不是啦 我是說上面那片...那片很像九層塔的..." 我知道我的比喻很跳tone 可是那是我當時絞盡腦汁所想出最貼近的比喻-去買鹹酥雞老闆會丟給你一大把的九層塔
"噢 那個是炸過的巴西利葉~"
see? 這裡的服務生可不只負責端盤子 他連你盤子裡面的食物從大到小都一清二楚 你絕對不會不知道你嘴巴裡吃的是什麼東西

話說回來 田雞到底是什麼?
要不是那時候我超忙的我一定要拿起菜單來瞧個究竟-眼睛忙著構圖鼻子忙著聞香耳朵跟嘴巴忙著哈拉(呃 這不算social吧?)
"田雞?"
"田雞...就是櫻桃肉"Rolf從容不迫地解釋著 一旁的我可以說是有聽沒有懂
"櫻桃肉?"櫻桃肉到底是櫻桃還是肉啦 我記得印象中英文名名就寫那個F開頭有四個字母的字啊...
"嗯 因為他都取大腿肉的部份 一顆顆很像櫻桃 所以..."一邊比著ok的手勢補充說明 無奈沒有慧根的我其實還是一頭霧水 決定還是等一下再翻菜單看看

我敢說 這道菜是我拍過最難拍的一道菜 因為它實在太香了 
隔壁客人問服務生說他們有沒有吃過餐廳的菜 服務生笑著說出新菜的時候會試菜 不過放假的時候也會來 不然每天聞那香氣實在是受不了
聽著聽著我都覺得這邊的服務生好偉大 我久久聞幾分鐘就受不了了 而且我最後還吃的到 但是他們每天聞卻不是每天都可以吃到......

抗拒心底強烈的誘惑 頂著乳酪和雞汁濃郁的香氣拍完照的瞬間心底實在有種強烈的快感"我終於可以開動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以前唸高中的時候("以前"...噢 我老了...) 聞著隔壁熱食部的飯香(而且他每天都會有香雞排 更香!!!)盯著時間進逼12點 鐘聲響起那霎那馬上拿著消費卡從座位上跳起來直奔熱食部捧回熱騰騰香噴噴便當然後挖起一大口送入口中的感覺

不論是熱食部一個五十的香雞排便當(50吧?我怕胖 高中三年只買過一次 畢業前幾天買的)或是這一盤單點應該要300的燉飯
經過香氣的折磨人後 總覺得有飯吃真美妙
不經一番香徹骨 焉得飯菜入口香(好吧 國文真爛 獻醜了 齁哩嘎宰我不是中文系的)

好 為了怕大家已經忘記這香噴噴的燉飯長什麼樣子 再貼上照片一張 距離拉近 也可以看清楚點
(我不喜歡拍照道菜的近照 因為太香會干擾思考啊XD)

看的出來其實他份量不算太小 別忘了這是個有九道菜的套餐 這才是第三道 希望別吃了這個就飽了
上面那片帕馬森起司頗像橘色包裝多力多滋的味道(起司口味 不是重起司-重起司是紅色的吧-) 
它比多力多滋味道淡 也沒那麼辣 整體當然比多力多滋好吃多了(多力多滋很膩!) 不然我們去轉角便利商店買包就好了幹麻還要千里迢迢殺到這裡來吃呢
喜歡把它折成小塊拌著下面的燉飯一起吃 融合的香氣感覺頗不賴 
燉飯用的米超級大顆 大概是平常的一點五到兩倍 非常之彈牙有嚼勁 中間還留著飯心 燉飯就是要這樣才對
顆顆飯粒都裹著濃濃起司好飽滿好扎實 但卻不會讓人覺得膩 只覺得好濃好香(濃~純~香 哈哈哈)
而當濃郁的起司碰上酸度隨著溫度升高而明顯的白酒又帶來另一種感覺(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嚐嚐藍霉起司配貴腐!!!)
原來 吃起司也可以吃的這麼沒有罪惡感這麼開心
我想這是巴黎廳的小小專利吧ˊˇˋ

至於那謎樣的田雞肉口感偏硬而且略乾 但肉質超扎實(真是健壯的田雞XD)而且頗香 完全不會有"奇怪食物"的奇怪感覺
雖然它硬硬乾乾 不過別忘了盤子裡面還有其他東西可以讓你搭配 不管要配著又大又香Q的起司燉飯或是要裹著下面香濃的雞肉汁都很不錯
畢竟它給的還頗大方 不怕你吃只怕你不夠吃
提到雞肉汁 當然要來看看它究竟有多濃 濃到稍微冷了後馬上結了層薄膜 而且還可以用叉子勾起來牽絲不會斷

我知道他很油但是還是毫無罪惡感地把她吃乾抹淨 畢竟這麼好吃的肉汁不是外面隨便吃就吃的到
盤子裡所有固體食物全被一掃而空 但別擔心 盤子外還有可以無限續點吃到飽的麵包
它除了是填肚子的好朋友外 更是清盤子展現我們最高誠意的絕佳拍檔 二話不說馬上撕下一大塊開始進行清盤子的任務
麵包裹著滿滿肉汁吞下肚 多長幾塊肉也甘心啊
民權東路走個九遍就瘦回來啦(而且他路障還蠻多 高高低低可以玩障礙賽 有時候甚至可以和歐多拜競速)

最後 田雞就是青蛙
Parsley Crusted Frog Leg
你看 英文菜單多明瞭 frog就是frog 不會像我們明明就是青蛙還要寫個田雞
其實Rolf一開始跟我說"田雞"的時候我就有想到可能是青蛙(而且我印象中有看到frog leg這字) 不過我莫名奇妙地認為"水雞"才是...

說實在的 如果雍容華貴的貴婦在這邊看到菜單上出現"香草青蛙腿附乳酪燉米"應該會花容失色的吧 光是赫赫"青蛙"兩個字就頗嚇人
又如果服務生上菜的時候跟你說"您好 這是您的香草青蛙腿附乳酪燉米"(而且還要用從容不迫的優雅語氣-不知道的快去體驗一次就知道了XD)
你應該也會嚇一跳然後瞇起眼睛追問:"什麼腿?青蛙?"
看看這裡的環境吧 光看照片就可以感受到氣氛

有點腦細胞的都知道這不是鐵皮屋搭建的山產店
所以 寫個田雞還是比坦率地寫著青蛙好 免得你還沒吃到之前就先被嚇暈了
香草青蛙腿附乳酪燉米"......


如果你知道這整份套餐的原始菜單 你就會很好奇為什麼這裡出現了湯匙
這一切都是麗緻集團優秀服務的展現

每個人都有不能吃不敢吃不想吃的食物 但並不是每間餐廳都會注意到這點
從來沒看過一家餐廳會在客人點餐時詢問客人的飲食禁忌
有什麼不能吃的嗎?" 簡單的一個問題就讓人備感窩心 不必花了錢掙扎地吃著自己的禁忌食物 壞了一晚應有的美好時光
就算你不吃的食物很"奇怪"-比如說我就不喜歡巧克力- 別想太多 把不敢吃不能吃不想吃的食物全部告訴服務人員 餐廳會幫你換上合適的菜色
甚至你胃口小 吃不完完整份量的九道菜 也可以要求減量或是抽菜-當然 抽菜是可以少付點錢
也許抽抽換換到最後都變成一個完全看不出根本 可以說專屬你的菜單了XD
對了 如果某道菜想要分食也順便提出 要不在餐桌上自行分菜應該頗有礙觀瞻且頗麻煩
記得 要早講 愈早講愈好 千萬不要不好意思

應該不難知道 我做了上述幾件事之一:換菜
這份套餐上的鵪鶉被我換掉 不過我並不知道替換上場的菜色是什麼
一開始我只稍微看了一下菜單 確定主餐是羊肉 而鵪鶉是我不想吃的東西要求換掉 其他的食材都是我可以接受的就點了餐 並沒有把整套套餐的菜色全記下來
所以每次上菜對我而言都可以說是一份小小驚喜 看著服務生端著盤子朝我走來 總會開始猜想盤子裡裝的是哪道菜
更何況 我好想知道會是哪道菜來代替鵪鶉這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食物呢

答案如下:

松露蘆筍湯附白香腸
Truffle and Green Asparagus Bouillon
White Bacon Pudding, Quail Egg


印象中沒錯的話 當時餐廳很多套餐裡都有這道湯品(只是配料好像有不同 garden menu和summer menu是白蘿蔔(daikon大根 啊哈大根君ˊˇˋ)還有"mixed green"  landis menu和gourmet menu是白香腸和鵪鶉蛋的樣子) 
"不幸"的是他在我點用的套餐缺席 而"不幸中的大幸"是我換了菜
松露 綠蘆筍 聽起來就好特別耶
我相信平常要吃到這樣的食材不是件簡單的事 更別說詮釋食材的手法了
好久沒吃蘆筍 松露這高級的食材更是只有聽說的份 沒想到這回來竟然是失而復得
多虧我換菜 他還是被端上了我的餐桌 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忍不住在心中說"吃到你真好"

這回上菜的是姊姊((((***灑小花***))))
姊姊把盤子端上桌時 又是一道撲鼻香氣 濃郁且柔和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松露所散發的香氣?
應該吧 光想著自己今天居然可以吃到松露都覺得不可思議
不只湯表面上飄著的那一片片 連中間那宛如"綠蘆筍湯中的小孤島"的白香腸都塞了松露

一開始在菜單上看到這道菜就對綠蘆筍湯有無限遐思 從視覺到味覺等等
其實顏色就是頗像抹茶拿鐵 看起來頗可愛的顏色 甚至我喜歡這種綠還勝過羅勒青醬的綠

"綠蘆筍湯中的小孤島"看起來真的好可愛 算起來它應該有三層 由下往上分別是白香腸.綠蘆筍鵪鶉蛋
基本上我對香腸沒什麼好感(又來了XD) 不過那是指傳統的香腸而言 這裡不包含在內
光他名字就讓我覺得好可愛bacon pudding 培根布丁?
圓滾滾的白香腸光用看的就覺得很順眼 一副很好吃的樣子 更何況裡面還有塞點松露耶 真是頗甘心
而且它其實給頗大一段的ˊˇˋ 這種好吃又不能常吃到的東西當然就要把握機會多吃點囉
當然還是有點"香腸"的感覺 不過口感超級扎實 而且頗喜歡那很順的"香腸式"鹹味 更別說"尊貴"的松露味了
平常要吃松露白香腸哪吃的到啊 開玩笑
覺得我當初換了菜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啊 呵呵呵

當我想把最上頭的鵪鶉蛋移開時 一不小心它就啵地掉進湯裡
放下右手的刀子拿起湯匙開始"打撈鵪鶉蛋"的任務 發現盤子中間那個空間還頗深
湯比我想像中大碗 有足夠的量來搭配同樣量不算少的料 最後剩下的還可以端出麵包來清個盤子 聽起來真是完美

好不容易撈起鵪鶉蛋 仔細看著眼前這一小團沾上綠綠湯汁 貌似超迷你水餃的東西
我還天真地想 不會真的放顆迷你水餃吧 如果是的話裡頭又是包什麼餡料呢
實在不方便將它切開一看究竟-白香腸上不穩 移到盤邊切又頗怪- 就想說先咬一小口吧 就像吃小籠包的時候總習慣先把皮拉破偷看一下裡面的內餡
只是它真的好滑溜噢 小心翼翼將它送入嘴裡(呃 突然有劉姥姥吃鵪鶉蛋的感覺...只是好險我的沒有掉到地上...)
不過在我將它咬破之前它馬上就滑進食道了...
天啊 怎麼可以這樣!?我都還沒咬破嚐嚐它的味道耶!
...突然很想想辦法把他吐出來 不過最後我當然沒這麼做 別擔心XD

至於為什麼我會知道那顆白白的"迷你水餃"是鵪鶉蛋?well, 又是英文菜單的功勞
盤子裡面其他東西我都知道 而且應該沒有其他東西比他更像鵪鶉蛋了吧

當然當然 整道湯品最讓人驚艷的應該還是松露了吧 松露松露松露truffle truffle truffle~~~
如前面所提 松露這東西對我而言從來都只有"聽說"的份
幾天後聽外出用餐的長輩說他這輩子第一次吃到松露 回頭想想自己如此年輕就可以在此等級餐廳一嚐頂級食材的風味 心底除了期待更是滿滿的感激ˊˇˋ

松露和葡萄酒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用聞的就讓人覺得很幸福
貼在盤邊拍照的時候聞著那香氣也蠻有想順手拿起叉子撈一片先嘗為快的衝動
只是松露比較"其貌不揚"一點就是 看著它漂浮在綠蘆筍湯上 似乎有點像巧克力脆片加抹茶拿鐵???
至於吃起來味道如何 唉唷這個有點難比喻 比較摸的上邊的大概就是"薄脆木耳"
說薄是因為他沒有木耳中間透明透明的那層(其實用刨的要刨到很厚應該有點難度)
說脆也不是像洋芋片應聲斷裂的那種 唉唷怎麼講...還有松露的味道...也許該說無能比擬吧
沒什麼能夠拿來比喻的 就是"松露的口感松露的味道" 濃郁但不強烈 最重要的是很迷人 久久灑個錢吃一次甘心的
嗯 好好存錢 夏末秋初的時候就有松露可以吃了ˊˇˋ

在我的湯碗快要見底 剩下的量已經到要傾斜湯碗的時候 Rolf又出現了
呃 不過他不是來幫我免費續碗甚至拿了松露和松露刀到我桌邊說"刨到你覺得夠了再叫我停噢"
有這麼好就好。

現在有沒有很想做一件事?"發現他很會用這種疑問句開場的方式 的確有點吸引人注意的效果
"嗯?"的確有 看看有沒有心有靈犀一點通
拿麵包起來吸..."掛著謎樣又帶著莫名喜感的神祕微笑 噢噢 還真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呵呵 這是當然要做的事情囉ˊˇˋ
手上的棍子快沒了 就要了麵包來繼續我清盤子的任務
"那個...我要續麵包"
"你要...?"不是麵包不能續 是因為麵包有兩種
"白的:)"個人覺得雜糧麵包適合單吃 核桃的味道太棒了 不想讓醬汁蓋過也不想讓它蓋過醬汁

知道麵包通常要現烤得耗上多點時間所以提早續 沒想到手上這塊都還沒撕完 暖呼呼的新麵包就上桌了 效率真的不賴
棍子皮還是一樣很難對付 得用我的九陰白骨爪才能解決
超努力不讓麵包屑飛滿桌 但我的麵包盤上整個都是麵包屑
後來服務生幫我清桌面的時候 桌面其實還頗乾淨 但我想跟他說"不好意思 麵包盤上的麵包屑也麻煩清一下...它快要滿出來了..."

吃這道菜可真是忙碌 真恨不得自己有個三頭六臂
餐具多出一支湯匙一共三支 現在還得雙手萬能撕麵包清盤子
但幸好事情不是同時進行 不然一邊切料一邊喝湯一邊撕麵包 只有兩隻手真的辦不到啦

抓起麵包開始擦盤子的時候覺得很新鮮 這是我第一次用麵包清盤子
之前不是沒有麵包就是麵包不能續再不來就是沒醬汁可以吸(比如說德國豬腳)...甚至 菜不好吃 不想荼毒自己
清著清著手上的麵包也換了一塊 棍子皮很難剝可是咬下去超脆超好吃 當然 內裡更是又鬆又軟
要不是棍子放隔夜就會馬上變的超難吃我還想買個幾支回去 接下來在台北三餐都靠它和那塊我註定會打包(最後也真的有包)的奶油 還可以白目地跟人家"炫耀"說"我在台北每天都吃亞都麗緻!!!"XD

笑瞇瞇地清著盤子 用麵包清盤子這個動作不再是只有聽說的份囉
菜真的很好吃 就算要多長個幾塊肉 我們也很甘心地把盤子裡每一滴湯都吃乾抹淨
服務生來收盤子的時候我們相視而笑 我想 內場的師傅看到也會是笑著的吧
這是我的小小心意:)

整套套餐我只換了一道菜 原本這道也有點讓我猶豫
因為你知道我對不新鮮的海鮮過敏(雖然沒有嚴重到要送醫院 但還是會多少壞了興致及我對這間餐廳的印象) 點餐時也"不小心"表明了這點(前面有出現以下對話吧)
"海鮮海鮮...恩...海鮮"
"你想吃海鮮?"
"呃 沒 我對海鮮過敏...不過是不新鮮的海鮮..."
既然是對不新鮮者過敏 夠新鮮就沒在怕 這裡應該也不至於捧出不新鮮的食材自砸招牌
我在這間飯店吃水產也不是第一次 樓下的龍井蝦.醋魚(不是龍井蝦醋魚XD)還讓我吃的不亦樂乎念念不忘(這次原本還打算順便去樓下吃吃 不過這樣全餐飲部甚至大廳應該都會知道我= = )
新鮮度的部份 這邊應該是沒問題的啦 對他頗有信心

(題外話:小時候在墾丁吃生蠔結果隔天嚴重上吐下瀉淒慘無比 要不是時間無法配合 真想來試試這邊的生蠔...希望不會讓我瀕臨脫水...)

這回上菜的又是姊姊 雖然她看起來資歷似乎淺些 但表現卻毫不遜色
而且 恩 好吧 既然被我暱稱為姊姊就代表她是個女生嘛 又讓我更有親切感ˊˇˋ
家裡沒人可以讓我叫姊姊 其實我還蠻喜歡叫人家姊姊的感覺 偶爾撒個嬌 證明其實有時候我也是很溫柔的

蒜味蘿勒圓鱈魚
“Provencale” Cod Fish
With Coco Bean, Red Pepper, Garlic and Pesto


不是第一次碰到圓鱈 知道這是個好吃起來很好吃的食材 但鯷魚就是第一次碰到了 而且它在英文菜單上也跟著消失了!(隱藏版食材!?)
幸好這裏很優秀的一點就是服務生上菜的時候會來個針對菜色的簡單介紹 當然歡迎隨時發問
我甚至覺得我在這裡可能比在學校還認真XD 認真聽講且勇於發問...而且我其實很有衝動想拿出錄音筆或是筆記本做起筆記!!!這是我寫食記很重要的材料啊!!!(不過這學費還頗...好高級的貴族學校啊...)
要不是我很認真地聽姐姐介紹菜 我很有可能會不知道那條貌似烏賊腳的是什麼
(矮由 又是九層塔又是烏賊腳...怕胖怕的要死也好久沒吃鹹酥雞了...)

姊姊一開始就說鯷魚的味道蠻重 建議搭配著圓鱈一起吃
不過我還是先切了一小段試試"傳說中的鯷魚"吃起來到底是什麼滋味 口味蠻重又是重到什麼地步
果然術業有專攻 鯷魚除了看起來跟咬起來一樣硬 味道也真的頗重
單吃一小段還可以 要把整條單吃完我應該要配上一整罐1000西西的礦泉水(雖然水也很貴 如果無限暢飲的話是可以多喝點...)
配上圓鱈就好多了ˊˇˋ 口味一者強烈一者柔和剛好互補
當然還有炸到酥酥硬硬鯷魚和煎到小小小焦帶點小小小脆(焦掉的香味?)的圓鱈一者明顯一者隱約的酥脆感囉


圓鱈下方襯的是法國白豆還有切的很細 不仔細看會被忽略掉的紅椒
至於綠綠的醬汁當然是常見的羅勒醬囉(就是義大利麵裡的青醬啦ˊˇˋ) 不過這邊的蒜味超濃
也是一上桌就有聞到大蒜的臭臭味道 而醬汁當然也是滿滿的蒜味 還有點小辣耶 我還以為裡面放了辣椒
白豆也是生平第一次碰到 長的光滑粉嫩 吃起來也是粉粉的感覺而且沒有奇怪的豆味(比如說皇帝豆...) 他白豆給的也很大方 可以豪邁(?)地用叉子插起大口享用
不過大蒜加羅勒的威力實在太猛 所以我就算喝了不少水 嘴巴還是幾乎整個蒜味 白豆本身的味道就比較不明顯些
對了 白豆堆中還隱藏著謎樣的小香菇 連服務生都不知道它是何方神聖

雖然因為有大蒜 醬汁臭臭又辣辣 但還是莫名地吸引我
沒錯 它又讓我開始撕麵包清盤子了
只是這次的技術似乎差些 原因一是我的麵包又快用完了 而我在猶豫要不要續 怕續了吃了太開心等一下主菜就掛了(對!主菜還沒來!)
而且我只撕內裡...(留一圈皮在麵包盤裡XD) 但我還是物盡其用地盡量把內裡全撕下來清盤子
不過因為實在太小塊了所以非常非常的難清以致於如圖所見 這盤殘留的醬汁比較多 我想我當初應該再大方地多要一塊麵包的

這道菜的口味大體偏重 我覺得只有圓鱈算是比較"清淡"的食材 難怪給的那麼大塊要讓我們好好搭配其他重口味的食材
其實他的出菜順序也被調整過 原本是先圓鱈再鵪鶉 換了菜之後變成先上湯再上圓鱈
也好 不然連續幾道菜口味都偏重可能會讓人有點吃不消
別忘了 主菜還沒上!!!還得保持食慾空點肚子!!!

服務生來收盤子的時候告訴我 其實那片葉子還有旁邊的粉都是可以吃的 讓我傻了一下
呃 可是你已經把盤子端在手裡面了 如果我說"好吧 那麻煩你把盤子還給我讓我把它們吃乾淨"不是亂彆扭的?
下次早講嘛ˊˇˋ 一上菜就講或是吃到一半過來補充也可以呀...


雖然讓舌頭浸泡在酒液裡的感覺頗不賴 但因為酒就只有這麼"一小杯"而我有三四道白肉要搭 一開始我還不敢太大口喝
不過既然這都是最後一道白肉了 終於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了
配酒配最多的菜大概就是一開始的前菜還有這道圓鱈
燉飯因為太香 吃都來不及自然就沒什麼時間去抓酒杯
而個人並不是很喜歡夏多內配綠蘆筍的味道 所以那湯就單吃比較多
(反正白香腸超大根的很有得配啊 還有我覺得根本就主角的松露!!!刀叉湯匙還有麵包 如果加上酒杯 我到底要幾隻手...那真是讓人忙碌的一道菜啊...)

配前面幾道菜的時候 我的夏多內可能因為溫度上升的關係 氣味變的比較強烈些 而酸度也比一開始明顯
不過到現在 溫度繼續上升 它也和空氣接觸了一段時間 氣味又略轉濃郁 酸度也較為收斂
只能說 葡萄酒真的頗奇妙

仰頭把杯中白酒一飲而盡時又是說不出的暢快感 真的覺得成年可以喝酒真好 簡直比可以開車還美妙
嘴裡還迴盪著夏多內酸甜細緻的餘韻讓人捨不得喝水將之抹去 看著被喝乾的白酒杯 覺得有小小的成就感又有點依依不捨


噢 我沒醉 真好 我知道我的酒量是可以喝掉一杯白酒還清醒無比的 不至於讓巴黎廳的人要去準備開房間或開始整理沙發
只是我有點飽了ˊˇˋ
撐著點 還有主菜......


沒錯 終於要上主菜了!!!!!!!!!
還有 我的紅酒!!!!!!!!!!



[本系列待續ˊˇˋ]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