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上主菜之前我去了一次廁所 順便就去檢查
誇張一點來說 "沒去上過廁所等於沒來過此餐廳"

這不是我第一次一個人上飯店或是高級餐廳用餐 但這是我第一次把包包以及所有的貴重物品 包含手機相機錢包等等全安心地丟在餐廳
我相信在這裡的出入的人手腳應該不至於不乾淨到此地步 更別說我對服務人員的信任
相信"請幫我看好位置上的貴重物品"已經在無言中達成共識
還有 我相信在這裡也不會出現我回來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了一盤冷掉的菜這種事情

不是第一次一個人上飯店 也不是第一次到這家飯店來 但第一次來二樓是真的
覺得二樓似乎是謎樣些的環境 而且又不是從樓梯上來的已經讓我有點喪失方向感
親愛的洗手間你身藏何處呀~~~

在這裡就放心的問吧 反正今天晚上你是客人 服務費不是亂給的
我記得當我小心翼翼順利跨越桌裙心裡說聲感謝天接著踏出餐廳的時候 走上來的又是Kent
"呃...那個...洗手間在哪裡?"我是二樓菜鳥...
"出了門口左轉走到底再左轉"聽了突然一陣暈 雖然我對自己的方向感有點自信 但我對這裡不熟啊...別忘了我是二樓菜鳥...
"左轉?...呃...哪裡啊"踏出門口往左看 咦咦咦沒有任何顯示廁所方向的跡象 只看到乾乾淨淨 盡頭擺著長沙發一張的筆直長廊
"嗯我帶你去好了..."感謝你對二樓菜鳥的包含 一回生二回熟的 更何況我有自信我不是路癡 而這裡是個小而美的可愛飯店 動線簡單的多 就算是路癡要迷路也有點困難度
於是二樓菜鳥就跟著老鳥前往傳說中的廁所...
"就直走...然後走到底左轉..."我突然覺得這裡變大了...為什麼這條走廊突然變的好長...
"走到底...然後?"在我們幾步之前的是長廊盡頭用層層窗簾覆蓋住 只看的見外頭一片黑暗的窗戶 總不能要我們繼續走下去然後掉到吉林路上吧
"嗯 就這裡 左轉...我沒有要你穿牆的意思..."噢 這又是個平淡語氣中的大笑梗 還穿牆咧 我都沒想到
個人覺得巴黎廳員工出去參加冷笑話比賽應該可以得冠軍 always語氣平淡中帶著幽默及莫名喜感 掛著淺淺微笑接著突然冒出的大笑梗更是讓人措手不及 礙於這裡是個優雅滿點的地方要不...唉我說要我忍著不大笑很累耶XD
"左轉...恩對女生在那邊..."噢原來這裡還有個"洞洞"讓人左轉 要是之前靠右走就可以看到了
飯店廁所標男女的標示通常都要讓人貼近些才看的清楚 雖然這邊也不是粉紅色和藍色的組合 但辨識度夠了 只是要貼近些看是真的

推開門就是淡淡香味 真想問他怎麼"保養"廁所的我也要把我家廁所弄得這麼香(我覺得我家廁所芳香劑愈噴愈臭!最近用古龍水才改善...)
原本以為二樓廁所會跟一樓和地下室的一樣 進去後發現這根本是另外一個小天地
佔地大概是樓下廁所的兩到三倍大 除了化妝檯外還有沙發 高級廁所必備
要是一群女生(不然還有男生噢= = )來的話一定又拍照拍半天 然後開始哈拉 搞到人家都以為你可能昏倒在廁所裡了
這裡廁所難得有窗戶 貴婦們邊補妝還可以邊偷看吉林路的車潮 雖然吉林路只是條小馬路沒什麼好看 這裡才二樓也沒什麼居高臨下的壯觀夜景
所以補完妝還是乖乖回去吃飯吧 東西那麼好吃久又那麼好喝服務更是不用說的好 反正裡面燈光昏暗(有人開玩笑說好省電 全部點蠟燭照明XD)也看不太清楚啦
沙發沒坐過但相信應該也頗舒服 喝掛了也許也可睡這裡XD(請相信我不會是喝掛的那個 我喝酒超有節制 我愛酒但我不酗酒的)
這邊的廁所非常愛用蘭花 目前我看過的全部都擺蘭花 也許蘭花黃黃白白的又帶點優雅低調的貴氣跟這裡很搭吧
對了 那個隨處可見隱密性滿分的盆栽又出現了 來點生機盎然的綠點綴是個不錯的點子 一片灰灰紅紅也許頗悶
而且來點植物還可以多行光合作用製造氧氣...感覺很環保 符合潮流XD


能解決我生理問題的"正港廁所"應該是要出門口左轉左轉再左轉
一樣只有少少的兩間 反正這邊人少 就算要排隊也可以窩在沙發上很舒服的
門鎖是轉圈圈的那種 我會鎖但是要開的時候轉錯方向好像又多上一道鎖 害我心裡瞬間出現"不會吧 我把自己所在廁所了 糗大了 又沒帶電話出來看這下怎麼辦..."
幸好我雖然有點小腦殘但還沒到腦全殘 轉錯方向那再轉回去就好了 應該不會真的發生把自己所在廁所的慘劇吧
如果是的話 我大概這輩子不敢再來第二次巴黎廳 萬一被人家認出"把自己鎖在廁所的那個笨蛋"不是糗到要鑽到桌子下去(雖然他桌子穿了長裙看不到桌底動靜)
洗手檯的話 根據我調查過 洗手乳不是用minerals 只有樓上洗香香的才是
不過擦手的部份就讓我有點小驚到 小毛巾衛生紙烘手機一應俱全任君選擇 只有二樓才有啊 果然貴婦


從廁所回來吹到金庫 啊不對 是酒窖傳來的一陣陰風 突然覺得真的超冷的 頗需要一些取暖的東西
沒有外套沒有暖氣怎麼辦呢? 哈哈沒關係我們來喝酒吧
看過其他客人的分享說 等主餐的時間超久 但事實上我覺得還好 一來我檢查了廁所二來我可以喝酒
既然接下來要上的是主菜 當然下一支酒就要在這裡上啦
主菜不意外的是紅肉 搭配的當然也不意外的是紅酒啦
雖然我對紅酒也是有點小陰影 不過根據經驗我也發現 所有我覺得不好吃的東西 到這家餐廳 不 到這家飯店 通通都會變的很好吃
所以對於紅酒 先既來之則喝之吧 反正不好喝就換(會不會換到最後變SYRAH?XDD)

其實從紅酒杯上來我就開始在猜等一下的酒款 至少先猜個地區 比如說勃根地和波爾多紅酒在這邊用的杯子應該會不同
看杯子應該不是勃根地啦 我猜
非常之好 Kent回來了 而且看他還拿個酒瓶走來代表我有酒喝了 快我們來灑小花(((***哈哈哈是小花***)))
看他手上的酒瓶再來猜猜 長那樣子應該是波爾多 等他站定我仔細一看果然中獎 雖然小的資力非常之淺但好歹medoc這幾個字我認識 再不來看chateau也知道是法國貨
Chateau Reysson Haut-Medoc 2002 

首先我要說 我知道照片很模糊 請原諒我
第一餐廳很暗
第二我忘了開高感光(故意遺忘?我說過 開高感光照片會變髒 其實我不太喜歡 有興趣請睜大眼睛仔細看對比:高感光無高感光
第三...有人手抖...如果是我手抖就算了 自己造孽自己擔 問題是 當我看到Kent手抖的時候說實在的 我心疼加心軟了 根本不好意思跟人家說"不好意思...你的手可不可以不要抖..."
也因為我心疼加心軟又想喝酒所以忘了開高感光 重點還是心疼啦 然後就"裝傻"說嗯好了可以試酒了 天知道我心裡其實也在微微滲血"天啊回去那會是什麼鬼照片啊..."
幸好平常積了點陰德還有這台頗優秀的C家八五零 雖然照片真的糊糊的但還是勉強看得出來Chateau Reysson Haut-Medoc 2002啦是不是
如果你想看清楚的酒標的話就自己去google酒名吧XD
對了 我一開始把他看成薄酒萊Beaujolais 想說怎麼這麼早就有薄酒萊 還是這是少數可以放的薄酒萊 也對我太好了吧
其實那是"中級酒莊Cru Beaugeois"啦 哈哈
 

這支酒是由紅酒界二大天王Cabernet Sauvignon和Merlot以一比一的比例聯手釀造 聽到Merlot占這樣的比例其實我有小小放心 應該喝起來不會太澀
超級菜鳥不太喜歡敘述酒因為真的很不專業 不過我還是試試看 見笑見笑
先看顏色吧 個人覺得像黑櫻桃 邊緣偏紅寶石
香氣其實不太強烈 感覺很像黑莓果之類 後來吃到甜點的時候覺得頗像覆盆莓 頗可愛的
酒腳還頗重 感覺喝起來應該會甜些 感恩啦 別讓超重單寧摧殘了我幼小的心靈 覺得紅酒總是剽悍嚇人
不得不承認 試酒最刺激的部分就是喝啦 記得之前的經驗都是聞的時候覺得好香好有氣質 一喝就...差點都沒哭了 只能偷偷把酒杯推給旁邊大人說"幫我喝掉"
幸好 1930沒讓我的惡夢重演 酒液碰到舌尖就知道這感覺對了
口感的部分有點難描述 大致上還是覆盆莓之類(當然比真正的覆盆莓濃) 酒體還蠻圓潤的 甜度如酒腳顯示的真的偏高
其實他層次並不會太多 但沒關係 菜鳥慢慢來 別一開始就給我五大給我歐頌 承擔不起

還是很喜歡看著酒液傾入酒杯 聽著那清脆的咕嚕咕嚕聲 還有那個轉酒瓶的小小動作
哎 成年真好
但是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還是真的啦 而且飲酒過量還有礙荷包健康噢XD


因為我拍照很龜毛的關係 上酒的時間拉的有點長 Kent都還沒離開我桌邊主菜就從後頭上來了 只見兩人輕輕點頭眼神交會 手上的餐盤酒瓶就互換了過來 非常的安靜但迅速
說實在的看到主菜上來我有點暈 不是醉了 是有點飽了 但我還是有用意志力在撐著 還是要清醒地把主菜吃完
很開心 紅酒給的還是頗慷慨 而且上杯白酒要配三四道菜 這回一杯紅酒只要配一道菜 可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嘿嘿 很好

羔羊菲力、羊核捲附雞豆薄餅
Roasted Lamb Loin and Sweet Bread Roll
Socca, Carrot Pureed and Light Cumin Jus


一開始點菜掙扎超久的原因之一就是主菜:牛肉比較親合 羊肉就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但都說了這裡難吃的東西都會變好吃 就別想太多 奇怪的東西點來吃吃應該是不會失望
主菜的擺盤沒什麼特別 走實力派路線
喔 對了 順帶一提 他所有熱菜用的盤子都是熱盤子 拍照貼太近手碰到還會感覺溫溫的

好啦我們來看看這壓軸主菜究竟有什麼好料 其實英文菜名全講光光了不像中文的還留一手 這邊我們就來圖文對照
首先 是主角中的主角 羔羊菲力
搭配的是茴香醬汁 味道相當濃郁 茴香嘗起來真的很特別很酷 很有異國(中東?印度?)的"香料風情"
羊肉本身大概是五分熟 口感相當軟嫩多汁 和茴香醬汁搭配起來絲毫沒有刺激的腥味 切成五小塊剛好單吃配酒配配菜

緊緊依偎在羊肉身邊的是雞豆薄餅socca 表面煎至微焦 奇怪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這種微焦的香味和口感
整塊薄餅一點都不薄 頗厚而且真材實料相當紮實 紮實到我都覺得略乾
滿滿的豆味還有綿密到不行的粉粉口感 單吃一點點就好 其他的拿來配其他三樣"濕潤"多的東西 薄餅不落外人田 比如說那個茴香醬汁就不錯

這長的很像壽司的東西其實來頭也很酷 當然他不是壽司啦是羊核捲 羊核就是羊胸腺啦 感謝前三類成員Rolf的解惑
至於那黃黃白白的"填充物"是什麼? well, 巴黎廳的專長之一就是把肉類做到吃起來很不像肉類 但同時你又確定他不是蔬菜 當下會有"我口中吃的到底是什麼"甚至懷疑自己吃的到底是不是出自地球的食物
其實那是雞肉慕斯 要不是後來我問Rolf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啥 後來仔細想想 的確有淡淡的雞肉味 而把雞肉做成幕斯對我而言真的頗新鮮

至於上頭那團橘色的東西應該不難猜出來吧 如果我完全不知情我會猜南瓜或紅蘿蔔 但因為我偷看了英文菜單而且上菜的時候我有把講解聽進去所以我知道那是紅蘿蔔泥
好樣的 除了雞肉不太像雞肉外 紅蘿蔔也不太像紅蘿蔔了 吃起來真的...無法讓人在第一時間聯想到紅蘿蔔
除了常出現的草味無影無蹤外 從來不知道紅蘿蔔有那種...難以形容的甜味
綿密鬆軟又濕潤的口感 還有前所未有的紅蘿蔔神奇味道 一邊讚嘆著一口兩口他就沒了 只能讓人感嘆還有哪裡可以把紅蘿蔔變得這麼好吃

其實除了羊排外的三樣食材幾乎都是被我單吃完的 不過無所謂 因為還有杯酒在那記得吧 個人還是最想把羊肉拿來配紅酒
前面三道菜配一杯酒 雖然澳洲夏多內很好喝(下次來個沒桶的好了) 不過因為要配的菜很多所以我也只能省著點喝酒
這回一杯酒配一道菜對我來說實在是有點...小小奢侈的享受

Merlot的"缺點"之一就是他的酒體不太夠強勁 也就是為什麼他常常搭配著CS出現
雖然有著CS 我還是可以隱約感覺到還欠缺點什麼支撐
配上裹滿醬汁的羊排感覺就對了 丹寧緩和了紅肉的油膩 紅肉和醬汁的濃郁也將Merlot略柔和的部分撐起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很優雅很幸福呀 羊肉很好吃 紅酒很好喝 二者在口中融合又是令一種層次的享受
原來 紅酒配紅肉是這樣
原來 紅酒也可以很可愛

大口將杯中大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紅酒仰頭飲盡 享受口腔每個角落都充滿Merlot香味的感覺 又忍不住把頭別過去偷笑
別吵我 這種感覺好幸福 我想全心全意投入


Kent來收盤子和酒杯的時候當然順便問了對菜的感覺 基本上我除了真的覺得socca有點過乾之外其他都要給你高分
問題是...我口中還滿滿的都是紅酒 不管要回答的是yes or no甚至是"我等一下再告訴你" 當時我唯一能發出的聲音就是"嗯嗯嗯嗯嗯" 更遑論回答進階申論題
那時候真的有點哭笑不得


包廂傳來生日快樂歌的旋律 雖然今天沒有碰到求婚但慶生還是有(基本上我覺得這邊天天在幫客人慶生或過周年紀念之類的吧)
借別人的蛋糕蠟燭許願這種事情我最會了 只要在心裡暗暗許願就好誰看的出來也不怕丟臉
每次都有很多願望要許 不過這次又偷偷多加了一條:

希望 以後還能再來巴黎廳吃飯喝酒



[本系列待續ˊˇˋ]

*****
凡妮莎 你這篇寫了多久你自己說
大甜點飲料小甜點還沒上 好樣的你...


問題是期中考:(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好了沒~等很久了耶^^ kitty
  • 唉 原諒我 我也好想快點寫完<br />
    不過現在功課頗多的呀...書沒唸好我看寒暑假就不能再訪巴黎廳囉 聽起來不太妙...

    凡妮莎 於 2009/10/04 01:34 回覆

  • 慢慢來~寫的真的很讚哦,加油^^ kitty
  • 謝謝你:)這真的超鼓勵人的<br />
    我已經把食物的部分通通寫完啦 呼 念書念到很煩躁的時候想說做點讓自己快樂的事情<br />
    再加上此系列不能有頭無尾的使命感 硬是把食物的部分先搞定<br />
    <br />
    然後我現在在很努力的存錢<br />
    這樣才有本錢寫二訪XD

    凡妮莎 於 2009/11/08 21:20 回覆

  • kitty
  • 哇~看到這我都想站起來拍手了^^<br />
    第六部的關鍵字真是超引人暇想,好想看哦~~~慢慢來,我會等待~~<br />
    也祈禱二訪成行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