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下女人幾乎都希望自己愈瘦愈好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減肥
看到眼前有人愁容滿面地對你說"我變瘦了 好討厭"這種話真是人神共憤
從小老師就教我們 情緒要適當地發洩 對一個愛吃鬼而言要怎麼發洩情緒呢?當然就是繼續吃東西了。

當然囉 對於一個小酒鬼愛酒人士而言 還要灌點酒
那隻粉紅酒還不是普通的好喝 所以當然是抓起酒杯咕嚕咕嚕地灌 然後就...呃
(酒版新笑話:喝醉了 吞醒酒瓶醒酒)
碰到這種情況要怎麼辦呢?在三萬英呎高空的經驗告訴我們:繼續吃東西 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於是這道感覺使命與意義非常重大的前菜就出場啦
咖哩龍蝦附波蘿扁豆莎莎
Chilled Lobster Carpaccio
Lentil and Pineapple Salsa, Curry Dressing


這道菜光是在視覺上就讓人相當享受 除了底下的龍蝦擺的像一朵花而且超像花博logo之外 上面還真放了一朵花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照理說是可以吃啦 只是吃花好彆扭歐
花博logo在台北國街頭隨處可見 沒看過的就自己去google 跟這道菜長的真的好像
這道菜應該可以來代言花博啦 或是到時候有什麼宴會的時候就把他端上去 超讚

你知道巴黎廳的一大特色就是他always會問你不吃啥 而我這個人基本上很好侍候啦 就不吃巧克力這樣
但其實我還有一樣東西沒講 也不必講:不新鮮或難吃的海鮮。
不新鮮的海鮮讓我過敏而且馬上見效 其中以甲殼類中獎機率最高
至於"難吃"的定義嘛 就是過度調味啦 你食材本身夠新鮮夠好吃幹麻要用一大堆調味料咧

一九三零?開玩笑我對他有信心 他們家海鮮不但新鮮又好吃
上次吃那一點點龍蝦意猶未盡 這次一來就來這麼多 真夠意思
龍蝦本身新鮮又好吃不說 底下的料和醬汁光看鳳梨和咖哩幾個字個人也覺得頗有熱帶風情
扁豆莎莎本身味道比較重 要配著龍蝦一起吃不然會蠻鹹的 他給的量夠多所以我都一次挖一大團 超豪爽
吃法國菜當然不能忽略醬汁的重要 但這道菜感覺不太適合拿麵包來清盤子 就拿幾片龍蝦把盤子上的咖哩醬汁吃乾抹淨

因為他內外兼俱 所以又多給他一張照片以茲紀念。

粉紅酒早就喝完 杯壁都還殘留著水珠
要是今天一大團人來喝整罐 這罐我應該會"幫忙"喝掉不少
我除了會清盤子 好像也有一點清酒瓶的小小天份


我還有幾間沒猜到…"瞄到銀色領帶從內場飄出來 果不其然還沒數到二十人就現身
"好啊你猜"我說這人也太鍥而不捨 還要繼續猜出眼前這小鬼的真實身分
"北醫?"哈哈我看起來像自然組的嗎(可能一臉宅樣吧 理工科的) 我覺得我一臉文藝樣啊 標準的社會組文藝女青年
"不是北醫啦 我是一類組的耶"哀 小女不才 沒興趣也沒腦袋當假三類還可以去搶人家飯碗 嗚嗚嗚
"那…政大?"一類組的天堂 哀 我笨 與之擦身而過 這不好的回憶就別再提了吧 沒想到Rolf又告訴我一個小祕密
哇 聽到這裡兩隻眼睛都亮起來 我們系上是三人行必有__ 以"ㄟ我告訴你一個新的__"當作問候語 沒想到在一九三零只要兩個人就有__ 實在有夠厲害
雖然小的沒有在看水果報數字周刊更沒在他們家上班 但好奇心是會殺死一隻貓的 小的雖然不是貓但也很好奇啦 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不過都十幾年前的事了…"
十幾年前?那時候我才剛出生耶!"就算不是剛出生 也沒超過國小二年級 九九乘法大概都還沒背熟啦
說完這句話我眼睛馬上亮起來然後露出賊溜溜的笑容 至於另外一張臉嘛…那個表情喜感無限
那幾秒鐘我覺得年輕真好 當周遭大家都是六七年級的時候你冒出聲"俺是八年級的!" 然後大家全以羨慕又忌妒的眼光看你 那感覺真的是"莫大的光榮"
不過"年紀大"也不是不好啦 至少可以合法喝酒不是嗎 八年級的有一大半都還不能喝酒耶

撇開年紀的問題 我心頭最近剛好有點疑難雜症 雖然這裡是全台北市求婚勝地而且我就坐在求婚桌旁邊 問這個問題有點奇怪但我還是要問
"Rolf, 你以前有沒有被@#%︿*$過?"
"不會啊 我又不常*!︿#@ 怎麼會被@#%︿*$呢"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
我覺得碰到這個問題他大概也傻眼一半 怎麼今天會有這個怪咖問這種問題咧?
不過年紀大了點的好處就是經驗似乎很豐富啦 所以我又得到了幾招真傳
"你們那邊天氣怎樣?"
"呃…溫暖"冬天是溫暖 夏天是炎熱 都是適合穿短袖的天氣
"也對 你們那邊真的溫暖"你又知道我們那邊是哪邊了?搞不好我北極來的ㄟ"所以你就*#%!@#$ 然後記住 !@#︿︿%$@會比$#%*&好……"
雖然很感謝你的指導 也希望這些東西永遠不要派上用場 但聽到這裡我頭都暈暈 做這種事情還要這麼麻煩喔
"那你來幫我"我最懶了 不要跟別人說
"ㄟ 我以前______可是算字的耶" 算字 然後?一個字一杯酒?


好 不管能不能合法喝酒 也不管那個奇怪的問題 剛剛的猜猜樂還是要繼續 猜到底凡妮莎光顧哪間大學的學生餐廳讓同學受驚
"所以到底是不是政大?"
"不是 哈哈"
"那到底是哪間……"
"你猜啊 哈哈哈"
"沒關係 你不告訴我 我就去看你部落格"是等一下上菜你就要跑去辦公室瘋狂爬文的意思?
照理說聽到這裡我應該要嚇一大跳"你知道我部落格?"但我並沒有 其實我早就知道一些"小秘密" 只是他能把人跟部落格對起來倒是還不錯 但其實能夠吃個飯寫六大篇的大概也前無古人啦
今天Rolf真的跟我講了超多小秘密 這就是其中的一個-雖然我早就知道了
"你們的部落格都超級好找的……︿$!@#$*"開玩笑我可是個宅女 用paris 1930, 巴黎廳之類的東西當關鍵字這事情我也做過啦 據說敝人默默無名的無名還竟然高居搜尋結果前幾位
有在看的八成當連續劇在看 有沒有看得很開心我就不知道了啦(可能還拍桌罵"該死 這傢伙拖稿!罵了五個月……)
但是現在的重點不是我的無名有多無名 而是後面那句 又讓我眼睛亮起來了
打破砂鍋問到底 當然是要問到答案
不過小鬼有秘密 男人當然也有秘密 留點秘密 這樣好像會比較帥
至於我這個小鬼?還是繼續吃飯好了 看會不會比較瘦:P


北海道鮮貝.海膽佐香橙紅玉醬汁
Pan Fried Hokkaido Scallop, Sea Urchin
Pea Lasagne and Carrot Orange Emulsion


前面說過(就算前面沒有上次也有) 小的對不新鮮的海鮮過敏 但新鮮的海鮮當然是多多益善 要是今天說不吃海鮮那這套套餐的前菜就幾乎通通不用吃啦
好險沒說 才能吃到如此好吃的干貝還有上面那一瞇瞇的海膽 是干貝還燒燙燙的時候放生的海膽上去唷 所以那一瞇瞇海膽上面是生的下面是熟的
敢給你吃生的就代表一定新鮮啦 叉子翻肚舀起來吃下去喔齁齁齁超香超甜超好吃的啊 下次來的時候記得給多一點點ㄋㄟ:P

至於那一顆大大的干貝有多好吃?你沒看到它上面都發芽了嗎?


如果你有看過我去阿布鬧場的紀錄 你就知道阿布的"千層派"只有三層 把作三百多層的功力集中在一層 非常之高強
但是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阿布之外還有一九三零
這裡的師傅功力把作五百層的功力全集中在一層 而吸收了師傅高強無比之功力及日月天地精華的千層麵中間夾的是青豆泥
叉子繼續翻肚舀起來還帶著點胡蘿蔔醬汁 要是我老媽某天晚餐煮了青豆炒胡蘿蔔我大概跟他翻臉
不過這裡是一九三零耶開玩笑 東西沒有超級好吃有可能讓我這個挑嘴又愛錢的小鬼捧著大把鈔票(三四張而已 不多…?)不遠千里(兩三百公里而已…不遠?)而來嗎

喔對了 醬汁 吃法國菜當然不能忘了醬汁 這回是胡蘿蔔口味的
因為小的還是個小鬼 所以跟大部分的小鬼一樣也都很討厭胡蘿蔔 最討厭的就是排骨湯裡面那切整塊的 要是好死不死沒煮透那更是災難一場
但是在這裡咧胡蘿蔔不但已經碾為塵化為泥 甚至還加了點甜甜的柳橙
這次不但幫我倒酒還幫我上菜的Barry說他好愛他們家Chef的胡蘿蔔泥啊 專業的掛保證果然有保障 我也好愛加了柳橙的胡蘿蔔醬汁耶 吃到最後發現麵包沒了馬上Barry我要麵包~~~然後發揮我清盤子的小小功力啦
別再問我干貝千層麵醬汁有幾種吃法了 應該是3!=6 ㄟ不對 還要加上麵包沾醬汁所以是七種啦


之前跟Rolf玩了一個"小遊戲" 對就是那個男人的秘密 在空檔他傳了一張紙條上來 二話不說馬上打開
"這是唯一的提示 你自己去查" 啊 就這樣?
"查什麼?高中國文課本?"
"嘿嘿 可以啊 高中國文課本有……"嚇死我 高中國文課本有他的作品!?奇怪我怎麼沒印象課本裡有出現過很帥的作者照片? "有______ 好啦 就是這樣 自己去查囉"然後他就帶著神秘的笑容飄走了
他一向來無影去無蹤 在黑漆漆的一九三零 黑色西裝外套似乎有保護色的作用 如果運用得宜甚至可以達到隱型斗篷的效果 
所以那天晚上我都要邊吃邊眼觀四面 看看有沒有神秘的銀色領帶出沒

話說回來那個小任務 我早就達成任務了耶 而且我還沒用他給的提示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很厲害 後來我用了那個提示發現...一用就賓果
至於那個高中國文課本嘛 開玩笑我超認真的 只是我翻了半天沒翻到______耶 但有些現代詩是真的 甚至還有個叫洛夫的 妙透了
話說回來 雖然沒翻到______ 但我倒覺得____可以放進去 然後作者介紹我都想了一些了:
__,本名孟思霖,民國___年生,文化大學__系畢業,後前往紐約進修,現任亞都麗緻大飯店巴黎廳一九三零經理,素有「萬杯不醉」之稱號,甚至曾與李賀共飲,寫下〈與李賀共飲〉一詩……
ㄟ我掰不下去了 到後面都開始亂掰了
給我食物啦。

我吃飯 然後你來玩填空題
(然後可以先偷偷破梗:與李賀共飲是洛夫的作品啦:P 國文課本上沒有但當時老師有補充 國文老師超偉大的)


不過今天要是拿菜單來玩填空題 大概會有一題有爭議(講的好像在討論大考考題ˊˋ) 就是被抽掉的那道菜:

香煎鯛魚佐檸檬草奶油
Roast Sea Beam, Young Artichokes
Baby Spinach and Lemon Grass Cream

絕對不是我吃太開心忘了拍照 這道只是放菜名出來好看的而已 我們早就把他抽掉了
所以想看的自己去搜尋別人網誌吧 我們就繼續開開心心地吃飯喝酒啦

不過小的胃口小(奇怪 為什麼還是這麼月巴月半)吃不下太多東西(哦 大概是肚子剩下的空間要拿來裝酒的
哈哈是的沒錯被你發現了 小的抽了菜的同時 還順便加了酒(其實這個人想豪氣地說"給我很多很多的酒!"已經很久了)
看了菜單上有鴨肝兩個字想也知道八成會有一隻酒拿來搭這道菜
一開始我要抽菜的時候Barry就跟我說"鴨肝你不能抽 我覺得你一定要試試鴨肝" 然後問我三隻酒要什麼時候上的時候又說"一隻酒等一下上 一隻搭主餐 然後再挑隻一專門搭肝的酒來搭你的肝
什麼我的肝!?學期間一天到晚熬夜寫報告都爛光光了…
喔沒有啦 誤會了 當然是指的肝 我的肝要繼續留著幫我代謝酒精(((摸摸右上腹然後露出感激的微笑 親愛的肝我愛你)))
至於吃鴨肝要搭什麼酒?開玩笑小的從還不能合法喝酒的年紀就開始翻什麼葡萄酒入門的第一本書葡萄酒大全葡萄酒精華 翻到現在也大概知道鴨肝要搭甜白酒
"拿來搭肝?所以是甜酒囉?"
我的疑問得到肯定的回覆時雙眼瞬間瞇成兩條彎月嘴角笑到快要裂到耳朵 上次吃鴨肝只能搭葡萄汁 這次終於可以搭酒啦
年紀大一點還是挺好的不是嗎 太小的小鬼怎能合法體會鴨肝搭甜酒的美妙


細長苗條如在下我 當然要來隻外型細長苗條的甜酒 來自法國出白酒有名的Alsace區
Domaines Schlumberger Pinot Gris Grand Cru Spiegel 2005 

著名酒評Wine Spectator好像還給他90分耶 光看這分數就覺得賺到啦

除了因為心情還不賴 所以這隻酒喝得很快之外 他的滋味對於我這菜鳥而言也是有點難形容 所以我就去他官網抄點東西過來 專業的應該比我準確多了
The robe is a light golden yellow with green reflections of a good intensity有綠嗎?我覺得還好 不過金黃色是可以感覺這隻酒的濃郁啦. The disk is bright, limpid, transparent有 很明顯. The wine has a fine youthful quality他才四歲 ㄟ 好啦 五歲. The nose is marked, pleasant, distinguished and intense, and gives out a dominant of candied scents, white flesh fruits, quince, apple, delicately smoky蘋果糖果和煙燻有啦 我還不專業的覺得有蜂蜜耶. Airing enhances the fruity character and reveals a very complex underlying minerality. The nose is splendid and pure. Time will allow it to open out. The onset in the mouth is ample and marrowy, the alcoholic base is vigorous酒精味涼涼喝還好啦 放久了就會出來 有點強. One evolves on a medium with a marked and refreshing vivacity supported by a slightly sparkling note. The range of flavours is in line with that of the nose, candied dominant of white flesh fruits, quince, apple, pear, autumn fruits, slightly smoky. The finish has a beautiful length, 7 caudalies, and a incisive vivacity好歡樂的一隻酒= =. The structure of this wine is remarkably tasty and fleshy. Time will allow to refine it.這隻十年內都還可以喝 我們走著瞧

來吧來近看一下這隻的酒標 我只能說看到GRAND CRU幾個字就有種莫名的虛榮感


其實喔 這隻酒的價格也有點虛榮啦
畢竟鴨肝超級貴 外面隨便吃都要好幾百塊 拿來搭餐的酒身價好像也要高一點(其實對味最重要 真的)
Barry一邊幫我倒酒一邊用很羨慕的語氣跟我說"我只能說 你真的很幸運……因為這隻酒他很貴啊啊啊啊啊啊~"
你知道 我是個阿宅 現在網路科技如此發達 這隻酒身價多少拿酒名當關鍵字大概心底就有個譜
雖然比起那家以甜酒聞名的Chateau d’Yquem實在是超級便宜的 但以一杯三百多的house wine標準來看這隻酒的價格的確算很高
(當然是三百多台票 三百多歐元都快要可以買隻Chateau d’Yquem了 一九三零要是有賣一隻大概三四萬台票跑不掉我在猜)
看Barry一邊講話一邊倒酒都不怕酒倒太多的樣子 然後倒完酒剛好上菜來不及拍酒標就把酒瓶放在放酒杯的那個小角落而不是冰箱 我才意會到我大概誤打誤撞又清了一隻酒瓶
如果下個點三百多台票的house wine配鴨肝的客人喝到的是比較便宜的而不是這隻"昂貴"的house wine 那我想我真的是有那麼一點小小幸運啦
如果下個客人同樣用三百多台票點到的house wine居然是d’Yquem的話我就……功德無量吧-因為我把這隻清了他們才有d’Yquem可以喝啊哈哈哈

小的可憐家貧沒錢 哪來的恆溫酒櫃 都馬趁冬天把衣櫃當酒櫃 問題是這溫度還是只能拿來放紅酒 白酒還是沒辦法
撇開小的可憐到連酒友都沒有不說 連下酒菜要張羅都有困難 甜酒單喝喝久大概很膩吧 
還是一九三零最棒了 有甜滋滋的甜酒可以喝又有肥滋滋的鴨肝可以搭 還有一大票葛格可以陪你聊天耶(那個一直說自己年紀大了的 我該稱呼你為薯叔還是葛格?)

前面已經提過三千兩百萬次 這隻酒要拿來搭鴨肝的 而Domaines Schlumberger的官網自己也都這樣寫這隻酒: very pleasant on a pan fried foie gras with mirabelle plums
雖然西洋梨不見了 但有鴨肝在 我們還是跟著照辦
再說這個吃肝補肝 我們真的超需要
不然肝都在學期間熬夜念書拼報告爛光光
放假了?放假一個星期不到就殺來吃一九三零然後靈感來的時候就爆肝寫回憶錄!!!(而有時候興致來了也可以很執著地做著其他事情都不用吃飯睡覺的) 
所以吃肝補肝真的很重要啊 至於膽固醇什麼的就先別管那麼多了吧 一來俺不是三類人俺對這個不熟 二來 哈哈 年輕!!!!!!


松露鴨肝附迷你萵苣
Seared Fole Gras, Buckwheat Blinis
Braised Endive and Truffle Sauce


這道菜剛上來的時候 因為盤子太長了 還得將刀叉再往外挪才能把盤子橫放
其實要拍照的話 個人覺得擺斜的拍起來比較好看 所謂基本攝影構圖法中的對角線 
我學到這招之後發現這種長條狀的食物真的斜著拍好看很多 放對照組上來我真的覺得斜著拍好看啊

盤子擺對了 接下來就是趴下來啦 雖然姿勢有點詭異 但根據本人到目前為止的經驗 俯拍通常比較不好看…
不過不管你站著拍做著拍趴著拍躺著拍 請記得 熱菜上桌最好三分鐘內要拍完
過了三分鐘 一來醬汁會開始"凝固" 二來你的菜就要冷掉不好吃啦 特別是鴨肝這種東西一定要熱熱吃才好吃啊

你趕快吃喔 冷掉了就不好吃了"當我把握這黃金三分鐘拍著熱菜的同時 某個扛著超大銀tray要進包廂的葛格還不忘"提醒"我 好肝心來著
"這個還好啦 我快拍完了 冰淇淋比較難拍"對我個人而言 熱菜醬汁冷掉"變樣"頂多是把鏡頭拉遠就看的比較不清楚 讓我比較頭大的是冰淇淋啦 冰淇淋是會融化整個"走樣"的耶 就算再丟進冷凍庫也難恢復原貌吧
"你剛有沒有吃到冰淇淋?"沒有耶 小的今天是點Paris Menu不是Landis Menu
記得沒錯的話 後者開始有個什麼燻鮭魚,橄欖油冰淇淋的是吧(中間一定要逗號 不然燻鮭魚口味的冰淇淋是什麼東西…) 你要請我吃一份我也不介意啊 顆顆
話說回來 鴨肝這種一定要熱熱吃才好吃的東西 拍照時限要從三分鐘縮短為一分半
好險平常還練過兩下子 不然來這裡會很頭大


看到松露鴨肝兩個字 我只能說光看字面就覺得太幸福了 
切下一塊肥滋滋的鴨肝搭上一片給的好慷慨的松露 別管這下吃進了多少膽固醇多少熱量 反正這樣奢華的組合不能天天吃 也不會天天吃的啊

鴨肝超級大塊 搭完了黑松露還有旁邊的小萵苣跟Blinis煎餅(直接翻是"貝里尼" 但在這裡當然不是指那家義大利麵 那是Bellini的樣子…) 是比較沒那麼高不可攀的感覺
萵苣是菜 你知道 感覺就很健康 而Blinis嘛 就有很親民家常菜的感覺
…問題是誰天天在家裡吃鴨肝啊!?膽固醇會破表啦!!!小的平常都吃餿水街和學生餐廳(對 順便去嚇同學"凡妮莎你也吃學生餐廳!!!???") 連麻油豬肝都吃不到還鴨肝
話說回來 吃法國菜不能忘的醬汁在這裡是松露口味的 香噴噴的松露味中還帶著油滋滋的酸實在無法擋 只能續麵包清盤子啦~

至於那杯甜白酒?
甜酒甜滋滋 單喝會膩 鴨肝肥滋滋 單吃也會膩 但甜酒加鴨肝 怎麼吃都吃不膩…!!!
我只能說 抽菜加酒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小的下次一定要再故技重施 留著鴨肝 然後上甜酒!!!


不過在故技重施之前 要先回去交點作業 不意外的話又會表演拖稿的戲碼 希望過去這五個月各位還耐的住性子
你回去一定又要拖稿了"我說這位大大 您的效率也實在太好 小的才剛表演完清盤子的戲碼 您就出現啦
"對啊 被發現了…"這次我肯定拖稿的戲碼會再次上演 但是會拖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你真的是拖稿王耶…"好啦我承認五個月的時間的確是有點長 但你要知道 寫巴黎廳的回憶錄就跟來巴黎廳吃飯一樣 要時間點對了 感覺對了才行 沒感覺的時候坐在電腦前半個字也寫不出來…
"不過 我超有誠意的 上次那個我在前兩天的凌晨三點寫完了" 其實在完工的幾天前我自己也認為這個系列就要有頭無尾了
哪知道那天晚上就想說隨便寫幾個字就好 結果寫著寫著就把整個系列寫完了
…然後腦袋就又怪怪的 就又訂了位置 然後就又一個人跑來了…然後回去就又要拖稿了…XDD
但是拖稿是回去的事 現在要做的就是relax and enjoy 繼續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啦 哈哈哈

大塊吃肉大口喝酒 就有點像在飛機上吃東西的感覺
熱餐吃不夠 酒喝不夠 都還可以跟空服員要 像我這種愛坐靠窗位置的 還可以邊吃邊看窗外變化不斷的雲朵
不過這裡離地面大概只有三五公尺 吃的當然不是蒸氣烤箱加熱的飛機餐 喝的當然也不是用塑膠杯裝著的香檳白酒啦 
抓著高腳酒杯回頭往窗外望去 隱約映入眼簾的不是藍天白雲而是是紅底白字麥當當
看著對街的麥當當再想想自己周遭的一切 雖然只隔著一條小馬路 但也可以算是兩個很不同的世界了吧 突然就有種很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你家不是多有錢 但至少還可以負擔的起你的學費 可以讓你放假的時候跑來高級餐廳吃個飯
高級餐廳動輒上千的飯錢不是人人都負擔的起 更何況是動輒上萬的學費
當很多人都說好希望你能帶他們去吃巴黎廳最後卻沒出現的原因是經濟因素 然後有人跟你說他是靠助學貸款在念書的甚至還要打點小工減輕家裡壓力的時候 你就知道你自己有多幸福

似乎過了適飲溫度的甜酒帶著一絲絲酸味 但入喉後的餘韻仍舊甜美
凡妮莎 你要知道 你很幸福
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




[趴兔先到這裡 好像又是六七千個字 不意外的又是個爆肝的夜晚 先不用鴨肝 先不用甜酒 我想補眠]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