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每次來巴黎廳吃飯總會教會我一些東西,那麼我想,這次我學到最多的,大概是服務對於fine dining的重要性吧。

 

以前總一直聽到服務有多重要多重要,但一直到這次,我才真真切切地體會到,服務對於fine dining,到底有多大的重要性。

 

不過,在文章一開始就提到,那天內場saved my day,那麼我們就上菜吧。

 

碳烤紅魽魚 野菇羅馬花椰菜

Grilled Hamachi Fish, Hazel nut-Brown Caper Butter

Fricasse of Wild Mushrooms and Romanesco

 

看看擺盤再回頭看看菜名,就可以知道這菜名有夠白話:真的就是魚、菇類、羅馬花椰菜……好啦還有一點我最愛的紅蘿蔔泥和一點點小花。

 

「托外場的福」,也許我會忘記紅魽魚這中文名稱,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魚的英文名字叫hamachi fish;下次介紹菜,請盡可能用客人聽得懂的語言講好嗎?不然就請中英對照一番我也很樂意,對於英文很殘破,多益才拿900多分的在下不才,看到菜單上面一些食材名稱可是霧煞煞啊。

 

我自己是覺得,介紹菜在fine dining的服務中占很高的重要性,我會很希望外場讓我了解眼前的這道菜到底是什麼,把主廚的想法甚至理念告訴我(以及其他每一位客人);介紹菜介紹的好我會非常開心,不過要是你剛出外場沒幾天或什麼其他因素,沒關係,那就盡力講吧,簡單一些沒關係(反正我寫文章的時候會把它掰很長很長XD),盡力就好,但請不要亂講-當然也請不要沒講!

 

還有,記得,用客人聽得懂的語言講;別忘了我殘破不堪、多益只有900多分的英文程度,對於各家fine dining餐廳上的食材名詞,有時候還是得查字典。

 

啊,又扯遠了;內場saved my day,我們快點上菜。

 

這道魚簡單來說呢,就是很高級的烤魚。(「很高級的烤魚」這個描述,從我看到這道菜的第一眼到我寫部落格的現在,一直印象深刻而且從來沒改變過:P)

 

沒有華麗的擺盤與過多的調味,近乎完整呈現出了食材的原味;表面的烤網紋路帶著微微的焦香,魚肉很嫩、熟度很棒,上頭的榛果奶油增加了口感的豐富性;酸豆(就長得很像橄欖櫻桃混血的那顆)單吃很酸(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挑戰了把酸豆咬破的那種酸味爆炸感,刺激!XD),但配上魚就好多了,酸豆的酸味和整道菜融為一體,也有一點refresh的感覺。

 

一直都很喜歡1930的胡蘿蔔泥,帶著甜橙香,完全沒有胡蘿蔔的腥味;羅馬花椰菜吃起來比一般的白花椰或青花椰硬一些,味道的話,因為給的實在是太小塊,所以吃不太出味道:P在其他餐廳第一次看到羅馬花椰菜時,還想說這是什麼奇怪的東西,果然fine dining吃多了是會開開眼界的,一些特別的食材也會漸漸認得。一旁的食用花顧名思義是可以吃的,根據我到目前為止的「吃花」經驗,這些花都蠻香的,味道很特別,一時之間想不到適當的文字形容(跟我拖稿拖太多太久有關係嗎?XD),總之,以後要是有機會在餐盤內看到食用花,吃就對了。

 

話說回來,這道很簡單的烤魚,沒有太多醬汁與調味,再加上我並沒有點酒搭配,更可以focus在食材原味上;和我寫部落格的心態有點雷同:一開始寫的時候,會想要放些表情符號、小圖片(比如米魯蛋),讓文章看起來生動活潑(以及搞笑)一點,但後來還是想把心力放在文字上,以文字為主,加上一點點照片,記錄我在1930度過的,每一個特別的晚上。 

 

*****

 

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我們只各點了一杯香檳和一杯紅酒;依照我的「火力」,應該要一杯香檳,house wine三杯起跳才是。

 

看到拿來搭餐的紅酒,我心有戚戚焉地笑了。


 

Chateau Reysson 2002,這是我第一次,也是第一次一個人來巴黎廳的時候喝的酒啊;而一年多後,第一次兩個人在巴黎廳吃飯,這支酒又出現了……這支簡單的house wine上,竟然有好多好多第一次的記憶。

 

最後一次的巴黎廳,再喝到這支酒,也算是有頭有尾吧。

 

濃濃的黑莓味,很典型的波爾多式濃郁;一年多沒喝,丹寧似乎變得比上次印象中更加柔和、圓融,就好像一年多前第一次來吃飯的小菜鳥帶著的青澀,與一年多後的舒適自在對比。

 

某位朋友曾經這麼告訴我:「我熬了好幾個夜,把你巴黎廳的文章一到七訪看過一遍(「最後樂章」這個系列是五訪,他看的時候我已經吃到2011年八月的七訪),我看到一個小女孩在長大!」喝這支酒,似乎也有相似的感覺:酒和女孩,同時都在長大、成熟。

 

還記得,第一次喝到這支酒的那個晚上,離開餐廳時略帶抱歉地笑著說「我下次可能很久之後才會再來耶」,那真的是我當時最真誠也最直接的反應,我當時的想法是,這間餐廳真的很棒,很值得再訪;但是他高昂的餐價讓人無法常來用餐,總要有個特別、重大的理由,才能來好好寵愛自己的味蕾,而要等到那特別、重大的理由,恐怕不是短時間內能達到的。

 

當時的我想,也許短時間內不會,但我一定會再回來的;哪知道短短半年後就再度造訪,而且就這麼「上了癮」,每個寒暑假,一定要撥空來吃個飯。然而這一次,離開餐廳後,可能真的要很久很久之後才會再來了;我不會忘記那些晚上的所有回憶,我會想念、會捨不得!

 

我只希望,就算這真的是我短時間內最後一次在1930用餐,我也希望能夠有始有終:一年多前有個美好的開始,一年多後,也可以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我可以像之前那樣,開開心心地走進餐廳,然後帶著滿滿的愉快回憶,開開心心地離開。

 

還記得,我們說好要開心的嗎?



[本系列待續]



創作者介紹

La Promessa, We Promise

凡妮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